请看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东京教剑道在线阅读 - 005 桐生千代子的家计事

005 桐生千代子的家计事

        几十分钟后,一行人回到家,美加子真的把这个告诉了千代子。

        千代子叹了口气:“老哥,虽然现在我们家有四个学生了,勉强可以不动用存款,靠学费收入实现收支平衡,但是你的学费还没着落啊!

        “就算是国立大学的学费,还有书本费,对我们这种贫穷之家来说都高得可怕呀!如果不能获得奖学金,恐怕就得申请贷款了。”

        南条:“呃,这个……我会试着说服我爷爷……”

        “南条学姐,明显你爷爷是想试试看老哥能不能自己解决这个问题呀,你要想嫁进来,最好就不要去求你爷爷。”

        南条果断闭嘴了。

        千代子这时候,展现出了家里女主人的气势。实际上她也确实是现在桐生家的女主人,在和马娶亲之前,她这个小姑可不就是女主人么。

        “唉,我原本以为把魁星旗挂到门口之后,暑假里能有几个小孩来连剑道的,结果根本没有人来!”千代子进入抱怨模式,“我还专门跑去町内会那边,陪那些大婶聊天,你们猜怎么着?”

        和马:“怎么着了?”

        “周围居然在盛传,这里是极道存放武器的据点!”

        和马挠挠头:“不是,你见过极道存放武器的据点每天四个美少女出入的吗?”

        “大婶们说这是伪装!”千代子叹气,“还有大婶说,这里可能还是极道的马栏。真是岂有此理!”

        和马惊了:“马栏不是香港那边的叫法吗?日本也这样叫?”

        妹子们一起看着和马。

        美加子:“所以马栏到底是啥?”

        委员长:“好孩子不需要知道这么多。”

        “不是,你这样说我更在意了,而且我看南条好像也不知道的,告诉我们嘛!”

        南条:“啊?我、我不知道,但是大概猜到意思了。你看,极道,又和有很多美少女出入挂钩的地点,这就是说,是吧?

        “懂的到这里都懂了。”

        和马是没想到,南条居然也很有做谜语人的天赋。

        千代子:“总之,我们这个道场,现在是好人不敢来,坏人也不敢来,这生意没法做了啊!”

        这时候阿茂刚好打工回来,一进门就听见千代子这么说,于是接口道:“要不,我去问问我以前的朋友?”

        “不,别,你不许再和那些不良接触了!”和马厉声喝道,“想要让人改邪归正的是很难的,那些人只会变着法子把你引回原来的路上。”

        “我知道了,那……我再多打几份工补贴道场?”

        “别,你又不是我家人……”和马说。

        “我是您的入室弟子啊!”阿茂理所当然的反驳道,“入室弟子就算是家人了,我去打工补贴道场天经地义啊。”

        阿茂自从拿了道场门口那小客房做自己的房间之后,就基本不回家了。

        和马也曾经想说服他经常回家看看,结果阿茂反问:“我有给家里留下这边的电话,这么多天了,我爸爸有打电话来找我吗?”

        和马直接没言语了。

        所以和马现在默认了阿茂住道场这件事。

        这样其实挺好的,现在阿茂剑道三级了,打打来搞事的宵小问题不大,放在家里守家挺好的。就是他总打工,简直打工战士。

        他似乎是想用打工攒出大学学费来。

        说实话,和马觉得阿茂挺厉害的,一边练剑道,一边从初中的知识开始复习,一边打工攒学费。

        这太能干了。关键阿茂还不像和马这样身边一群妹子督促。

        仔细想想,池田茂这家伙,从词条开始就是典型的主角模板啊,人现在没有妹子,可能是因为作者是个写和尚流的。

        在阿茂的故事里,和马就是典型的金手指老爷爷了。

        只不过,可能是因为和马没有免许皆传,阿茂这个剑道学回去是无流派的。

        比较没有逼格。

        但对于没有系统看不到等级的人来说,这没什么区别。

        和马看着阿茂,摇头:“不行,你工作已经够多了,本来你成了入室弟子,我就不该收你学费了,但你还是每个月教学费,不能让你承担更多了。”

        “那怎么办?”阿茂挠挠头,“难不成师父你自己出门打工攒学费?别把,师父你考试不是挺危险的吗?”

        “哼,再怎么说我考上的几率,也比你这家伙大啊!”和马忍不住吐槽道,阿茂是真的以前完全没在学,每一科都是短板。

        阿茂:“可我还有一年半的时间啊,而且,我第一次考不上,我能复读一年重考啊。师父你半年后没考上,就只能去拆关东联合了不是吗?”

        和马这个瞬间有点想痛打这徒弟。

        和马严肃的说:“阿茂,废话少说,今天的体能训练呢?没做赶紧去做!”

        “是,师父!”

        阿茂立刻绕着院子里的大樱花树跑起圈来。

        千代子则严肃的对和马说:“老哥,我认为应该活用这次机会。北葛氏的文化祭人流量还不错的,而且去的人大部分都不是住在附近的大婶,不知道我们这里发生的事情!

        “演武如果弄得很帅的话,至少可以骗点人过来体验剑道。

        “光是出租剑道服和竹刀,就能赚到钱呢!”

        和马看着把“我要钱”写在脸上的千代子:“行,我知道了,演武我会努力的。”

        千代子又说:“还有上次那个鸡蛋!为什么没有把他拉来练剑道啊!我满心以为那是道场的新财源呢!我等了一个暑假,都没有拿到他的学费!”

        和马总觉得,自从千代子认定卖不掉道场是自己的错之后,她的性格好像就有点扭曲了……

        但是,这样的千代子也挺可爱的,所以无所谓了。

        贫穷家庭,需要一个守财奴来持家。

        千代子叹气:“唉,我去看过复印店打印的价格,好贵啊,不然我真想弄点传单到处去发一发,再弄点小广告贴一下。”

        和马忽然灵机一动:“等等!如果不要求传单的质量的话,我好像有办法可以弄!”

        千代子一脸不信的看着和马:“真的吗?我们家只能拿出几万日元来印哦,多了真的没有。”

        和马笑道:“真的,放心,我估计一万日元不到就能搞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