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在线阅读 - 701二更

701二更

        梁公旭瞬间看向项心慈。

        “你看我做什么,这件事又不是我说的,你就没怀疑过蒋喜受那么重的伤,九王爷的人最后为什么不了了之了?估计就是那个时候知道的,明西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认,可能觉得婢生子不好听,反正他一直没认,九王爷那边便也不敢说明,这些莫须有的消息传出来,估计是在对明西洛施压,你管他们呢,他们玩他们的,还能影响你是皇上。”

        寿康目瞪口呆。

        在场听的见的,下巴险些掉在地上,竟然是明大人!明西洛明大人!

        梁公旭就这么看着项心慈,仿佛看不到焦距了一样。

        项心慈貌似说了无关痛痒的话,悄悄对帝安眨眨眼。

        帝安鬼灵精怪的从爹爹手里将手臂抽出来,一口咬了下去:“哇——”哭声惊天动地。

        梁公旭立即回神:“你——”赶紧哄自家女儿。

        “疼,爹爹疼……”

        所有人全都回神,忧心忡忡的看着小公主。

        项心慈笑的前仰后合。

        梁公旭伸手打她:“你还笑,安安不哭了,爹爹帮你训斥娘了,安安不哭,小胳膊不疼。”梁公旭执气女儿胖乎乎的胳膊,不停吹着。

        帝安小小的一个人软乎乎的缩在父亲怀里,委屈的不得来欧,爹爹一吹就更委屈了,控诉的大眼睛不开心的看着自家娘亲。

        项心慈良心建议:“那是你小不会吃,你看娘,咬了一口怎么没哭,还觉得想想的?”项心慈说着,还故意又咬了自己一口:“你看,没哭……”

        梁公旭拿过寿康手里的浮尘扔她,没完没了是不是:“别听你娘的,她根本没用力,帝安乖不理她。”

        项心慈笑的不行。

        梁公旭瞪着她。

        寿康目光含笑,皇上身体不好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否则清醒的看着被人薅夺皇位该多么悲愤。

        “安安,你爹爹瞪娘,我好伤心,我哭了,呜呜呜……”

        帝安眼睛里含着泪水,见状,同情的小眼神立即动摇起来。

        梁公旭坚定的抱紧安安,恨不得给心慈一个茶壶,有这么逗孩子,看把小胳膊上咬的,都有牙印了,万一留下疤怎么办:“不疼了,不疼了……”

        项心慈笑着将木条玩具收好:“明西洛应该没想说出去,你也就当不知道。”

        “你不怕他将来夺你皇位?”他是死了一了百了,谁当皇帝也无所谓,但安安不能当亡国公主,虽然也算不上亡国公主,也是皇亲国戚,可地位完全不一样。

        “我又不是皇上。”

        “你……”安安的外祖令国公府与明西洛……现在虽然是令国公府有内阁首辅的意思,但明西洛也是东宫首臣,他会甘心落在项章之后。

        如今他又是……他当心将来明西洛清算令国公府,女儿倒了外家。

        更何况……梁公旭看眼心慈。

        项心慈敏锐的看过去。

        梁公旭让她看天,想着她最近对明西洛与平时无任何不同的样子……

        “房梁有什么好看的?”

        梁公旭察觉到手心里被塞了一个东西,低头一看笑了。

        “爹爹,抱着就开心了。”

        梁公旭神色温柔的将蜗牛拿开:“爹爹抱着安安最开心。”

        “安安也开心。”

        梁公旭揉着女儿的小脑袋,想,大不了他死前退位给明西洛,凭借这层道德绑架,他的帝安,依旧是大梁最尊贵的公主,再有心慈看管着,一样衣食无忧:“我们安安瘦了……”小脸都不肥乎乎了。梁公旭神思坚定。

        “明明都成球了。”

        ……

        大梁猜的风生水起,梁都更是沸沸扬扬,见谁都要怀疑三分,其中最热门的几个人选,是皇亲的几个孙子辈,怀疑的依据是年龄合适。

        皇族的众多小辈国戚中,尽然真有人觉得别人的推测是对的,他们就是九王爷的儿子。甚至能从家人对他们的态度中,在脑海中列举出无数的例子,便让这件事更加扑所迷离。

        九王爷脸色难看,他可没有那些酒囊饭袋般的儿子。

        东文巷明家镇定自若,这件事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偶然在外和人商讨起来,一样跟着众人分析的头头是道,觉得谁都有可能。

        大梁众人也怀疑不到明西洛身上,虽然他与九王爷一样能老开蛟龙弓,但明西洛有完整的出身线,梁都人士,自学成才,明西洛的上位史不亚于一部心酸史。

        九王府就一个孩子,怎么可能让孩子受这份人不人鬼不鬼的罪,稍有不慎就可能夭折的过往,与九王府有什么关系。

        延古等人死了一样,大人说不知道,他们就什么都不知道。

        ……

        “他以为这件事就真与他无关了!”

        梁贵等人低着头,如果世子不开口,这件事就与世子无关,如果九王爷开口了,世子恐怕更烦王爷……

        九王爷烦躁的在书房里走来走去,并不是因为明西洛,而是几个兄弟的子孙,竟然闹到他面前,一副是他儿子,他们已经知道了的样子,甚至有两个还打了起来,真是——

        九王爷一边清醒这些子孙不是他的儿子,一边又无奈亲儿子那边百般推辞,但不可否认,如果他儿子不是明西洛,他估计……懒得认!

        ……

        祈天殿内的后花园里。

        项逐元伸出手温柔的帮她摘去落在肩膀上的花瓣。风吹过她身上的舞裙,轻纱漫舞,泛起层层星光,项逐元的手指下意识的被在身后,碾碎了手里的花瓣:“已经初秋了,多穿一点。”

        项心慈声音软软的,吃着大哥送来的糕点:“舞裙哪里有厚的。”

        项逐元笑笑,桃粉色的糕点隐没在她的唇齿间,项逐元移开目光:“那件事不用担……”

        项心慈捏了一块糕点,抬手喂到项逐元唇边。

        项逐元看了看糕点,又看了看她,无奈的张开嘴:“嗯——”顿时被塞的有些——

        项心慈快速收回手指,目光晶亮。

        项逐元到了口边的话又收了回去,糕点的香软在舌尖散开。

        项心慈自己捏了一撮残渣,放进嘴里,手指久久放在唇间没有取出来。

        ------题外话------

        求点月票(#^.^#),有点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