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532章 信之羽、心之系

第532章 信之羽、心之系

        “伏妖塔第七层,有位尊者可诛仙!”

        他那位不曾谋面的父亲大人,究竟从奉常寺获得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啊!追杀父亲一行人的,竟然不是奉常寺三位大人,他们只是幌子,真正动手的人竟然是天上的神仙。

        神仙破戒下凡,追杀一介凡人……呃!虽然他的母亲是九尾狐,已经不属于凡人的行列,放到天庭也是一号人物,但是陈玄丘自动忽略了这一点。

        毕竟,他的母亲又不曾为恶,她嫁了一个凡人,过着凡人一样的生活,天神有什么名义破戒下凡,追杀于她?

        婵媛苦笑道:“可惜,第七层,我悄悄上去过,却根本不曾见到那位尊者。”

        陈玄丘神色一动,道:“可是因为有一只看门狗?”

        婵媛奇道:“你竟知道上边有一只看门狗?

        你父亲也只是从古籍资料中查到了一些东西,知道的没有你详细。”

        陈玄丘略显尴尬,还没解释他知道的原因,婵媛已轻蔑地道:“那条老狗,又懒又馋,骨头还软,尤其好色。

        我前后上去不只一次,第一次就大模大样从它面前走过去了,那老狗睡的哈喇子老长,哪里注意得到?

        后来想是它也受了主人教训,变得乖巧些了。

        但我一次用了根肉根头,第二次抱了条小母狗上去,它就屁颠屁颠地跟着跑了,哪还管它主人姓甚名谁?

        “陈玄丘一听,捂额不语。

        以后千万不要说我认识黄耳,这位仁兄……太不讲究了。

        婵媛道:“那位尊者任我如何乞求,既不出面,也不言语。

        我要硬闯……”婵媛说到这里,脸上微微露出一丝惧色,道:“那房中便有一道道无形剑气,隐而不发。

        我能感觉到,那剑气犀利无双,就算是我,一个不慎,也有被它斩杀的可能。

        况且我有求于人,不能硬闯。”

        婵媛说到这里,露出沮丧之色,道:“于是,我就只能待在这里,三不五时便上去一趟,原想着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谁料想,这一下子就是十五年,直到三年前……”婵媛冷哼一声,道:“齐林那个浪荡子,原还热情款待我,说我们都是先天四圣神族,都是被丘天神族打压者,彼此该守望相助。

        谁料竟是包含歹心……”陈玄丘忍不住道:“倾心以慕,似乎不能算是包含祸心。”

        婵媛美目一瞪,娇叱道:“也不看看他生得什么德性,癞蛤蟆上脚背,不咬人它膈应人!”

        陈玄丘一见,只好岔开话题道:“前辈既然是主动入了这伏妖塔求见那位尊者,是不是已经有了离开的办法?”

        婵媛摇摇头:“我不知道,第七层一片空旷,就只一座山,就只一道门,就只一座山一样大的石室。

        十八年来,我连那人的面都没见过,声音都没听过,就只一次,惹得他不开心,用神念对我说了一个字。”

        陈玄丘动容道:“说了什么?”

        话一出口,他就知道错了。

        一个字,能说出什么好话来?

        婵媛果然满脸羞愤,恨声道:“滚!”

        陈玄丘心道:“这人还真有性格。

        且不提我这岳母千娇百媚,便只说她的身份,那也是凤凰一族,何等尊贵。

        虽然她不是元凤,不能与圣人比肩,可是放在天界,那也是一号了不起的大人物,第七层看这样子,居然只关了一个人,他是谁?

        竟然独占第七层,无人敢惹?”

        婵媛似乎羞愤难平,吁了口大气,才道:“如果不是想着,我是有求于他,老娘早就跟他拼啦。”

        陈玄丘苦笑一声,道:“前辈,那救世之主的传言,又是怎么回事?

        你当初既然知道家父危急,想要前去搭救。

        结果自己却陷在伏妖塔中出不去了,怎么就敢断定,家父还能活着,会来塔中救你?”

        婵媛乜视着陈玄丘道:“你没练过‘造化不死经’?

        “陈玄丘脸皮子一阵抽搐:“就是那部只教逃命,却连一点修行法门都没有的奇葩的凡人之书?

        “婵媛道:“奇葩的凡人之书?

        你以为,要瞒过天机,是一个凡人能办得到的吗?

        那不是瞒过天神,而是瞒过天机。

        你以为你爹要对抗的是天神?

        天神也不过是天的奴仆罢了。

        “陈玄丘听得怵然一惊,不是吧?

        只是对抗天庭,他就已经望而生怯了。

        如今有了这么多方的势力关键时刻可以站在他的一方,他才鼓起几分勇气。

        可他那不要命的疯子老爹,究竟要对付的是谁?

        婵媛道:“凡人之书?

        呵呵,人界,亦是三界之一,而且是三界根本。

        为什么人界既怕愧、又怕神?

        你可知道,上古时候,天庭有天帝,冥界有冥王,人间有人皇。

        人皇气运,可镇天压地,神鬼不敢犯,便是天道圣人,也奈何不了他!凡人?

        凡人又如何?

        “陈玄丘心头怦然一震,隐隐记得,他前世读过的那部《封神榜》,似乎讲的就是封神之战别有阴谋,站出来的那诸位大佬,以及他们的目的,只是明面上的目的。

        而他们的幕后黑手,真正想要做的,就是灭人皇,立天子,从此将三界根本的人间界,纳入天庭的统治。

        难不成……婵媛瞟了陈玄丘一眼,幸灾乐祸地道:“你们九尾一族,虽然逃过了天道的第一次算计,龙凤麒麟三族大战。

        也逃过了天道的第二次算计,巫妖大战。

        可惜,终究不曾逃过天道的第三次算计。

        你九尾一族的那一世族长,竟然受人盅惑,充当内间,陷身于封神之战。

        结果,封神大劫,天道成功地算计了人间界,天庭和扶持天庭的幕后黑手成功地算计了截教。

        而天狐一族,也终于被那群道貌岸然的贱人栽了个罪名,从此打入万劫不复!“陈玄丘听得有点晕,婵媛这透露的信息量有点大啊,他这八核的大脑有点处理不过来了。

        婵媛娇笑道:“从此有了一句话,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再四,说的就是你天狐一族的劫运了。”

        婵媛似乎知道不少上古秘辛,不过对此时的陈玄丘来说,那些都太遥远了,就算听了他也触摸不到,他更关心的是如何出去。

        可若任由婵媛这么说下去,这个女人虽然贵为凤族,却也脱不了一般女人的毛病,东拉西扯不着边际,半天扯不到正题上。

        所以,陈玄丘主动引导道:“这些太过久远,暂且不提。

        只是前辈,怎么就确定家父不会死,还会来救你呢?

        如果前辈能确定家父死不了,又何必去救他?”

        婵媛道:“那‘造化不死经’记载了种种脱生之术。

        你一路走来,也当经历过不少惊险吧?

        有时候,灵机一动的化险为夷,又何尝没有‘造化不死经‘训练出来的已近乎本能的反应起了作用?

        道韵……“婵媛脱口而出,然后才省起,面前的是陈道韵之子,当着他的面,这么亲昵地称呼他的父亲甚不妥当。

        婵媛脸儿一红,忙含糊过去道:“你爹有‘造化不死之术’,除非他为了救你的母亲,不舍得走。

        否则,没人杀得了他!“咦?

        我的《造化不死经》有这么神奇吗?

        我竟身在宝山而不知,一直把它当成一部裁缝入门、厨子培训大全看了。

        陈玄丘决定有空再好好翻翻《造化不死经》,看看它究竟有何神异之处。

        婵媛道:“我进了这伏妖塔,却始终没能请动那位第七层的尊者。

        你爹说过,天下万物,无不可解。

        伏妖塔也不是只进不出的,它的出口就在第七层,可我迄今无法登堂入室,自然也不知道如何离开。”

        陈玄丘听了心中微微一动,照这么说来,难不成伏妖塔第七层,竟然不是驻扎着一个大妖,而是天庭安排了一个什么了不得的大高手,在那里镇压出口,防范有大妖逃脱?

        要是这样,想离开恐怕就麻烦了。

        婵媛可不知陈玄丘所想,自顾说道:“而他只要未死,必然会知道我失踪的消息。

        因为,奉常寺的涅盘组织,就是我替他在管着。

        我久不露面,他必然知道我出了事。

        以他的聪慧无双,一定猜得到我去了哪里。

        何况,我在画璧还留了……只有他才看得懂的记号。

        “陈玄丘的心跳忽然有些快了,他一直不敢想,但一直很关心的问题,似乎就要呼之欲出了。

        那就是陈道韵的生与死。

        陈玄丘马上问道:“前辈所言,我明白了。

        可是,如果家父为了家母,不肯独自逃脱,他不还是要被天神诛杀么?

        前辈又怎么知道,他一定没死呢?”

        婵媛没好气地道:“他当然没死!因为……”“因为什么?”

        “因为……”婵媛微微忸怩了一下,不过转念想到就算说出来,陈玄丘也不可能知道那是什么,便清咳一声,道:“因为,我赠了他一根凤凰信之羽。

        信字道纹,随天而生,心之所系。

        所以,如果他死了,我是会感应到的,哪怕是在这伏妖塔中!”

        陈玄丘心头怦地一跳,凤凰家的女人,都喜欢以心头羽送男人的么?

        好巧,我也有一根!不对!陈玄丘心中突然一亮,当初与雀辞邂后,他只以为只有自己一见钟情,而朱雀辞却是心心念念只想着要嫁给她母亲给她许下的男人。

        如果似婵媛说的她们凤凰一族这般看重信之羽,那么当初雀辞把信之羽送给他,似乎不只是为了报恩啊!雀辞,其实也是一开始就喜欢了我么?

        虽然她总表现得很嫌弃的样子?

        这样一想,陈玄丘顿时心花怒放。

        虽然有婚约在,朱雀辞就成了他的未婚小娇妻。

        可那是因为上一辈为他们定下的婚约,不是因为彼此的相爱,陈玄丘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遗憾的。

        可这时候,他终于开心了。

        陈玄丘开心了没有多久,突然又想到,他可是与朱雀辞自幼定下婚约的男人啊!朱雀辞居然在他登门履行婚约之前,把信之羽送给别的男人……这算精神出轨不?

        陈玄丘突然有点郁闷,开心不起来了。

        ps:今天去做了个体检,折腾一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