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370章 再临南天门

第370章 再临南天门

        李元帅这般客气的样子,可与之前不卑不亢又不相同,显得很有些热情。

        孔寒安眨了眨眼,一时也不知道天庭要闹什么幺蛾子,反而有些不太好进去了。

        他并不是怕对方唱空城计。

        便如武圣所说,对方不可能把天庭搬离羡天,他在天庭渡劫,对方怎么也得丢面子。

        但南天门,并不是隔绝着羡天与从天,而是天庭三主神的神域入口。

        三清位列第一重天中央钧天。

        而第二重羡天,本该居住着四御极其从属。

        然而,后土的域并不在此,勾陈大帝与紫薇大帝已鲜少有消息,神域也没扩张。

        于是,羡天还有许多“空地”。

        玉皇大帝和东极青华,才有了进阶“御”的机会。

        所以,天庭可以视为羡天之中,玉皇大帝、东极青华、南极长生,三个主神的域相结合的空间。

        神域里的神,意味着什么?

        拿孔寒安掌管冥界打比方。

        如今,已是金仙的他,与冥界联系越发紧密。

        他一念之下,就可以改变冥界的环境,完全不用像之前那样,还专门伸手,化作巨掌。

        那么,已经是主神的三位仙帝,对于他们的神域掌管,又会有多强?

        并不是不信任财神爷与二爷照拂不了自己。

        在不明对方的意图下,贸然进入敌人的领域作战,那是自找不痛快。

        虽然,不管是域还是界,都无法左右天劫。

        可打脸嘛,在哪打都是打。

        南天门,就是天庭的颜面。

        在这儿打,响声更大,传播更广,还更安全。

        何乐而不为?

        孔寒安感应了一番,天罚法则与神性,已几乎融合。

        神劫应该快到了。

        孔寒安笑眯眯的还礼道。

        “有劳李元帅相迎,实在折煞我也,李元帅最近过得怎么样啊。”

        拖,就硬拖!

        比热情嘛,谁不会啊。

        若不是李元帅只是微微躬了一下身,孔寒安恨不得上去拖住他的手,将他扶起来。

        天庭的热情,让孔寒安莫名其妙。

        孔寒安的热情,也让李元帅莫名其妙。

        天庭是三个神域的结合。

        所以类似孔寒安建立的“通讯系统”,并没有那么通畅。

        事实上,一般的正神,只会把几个重要手下专门拉一个“群”,方便通知便好。

        神力白来的,瞎挥霍呢?

        更何况,他们平日里接收信仰,耳旁的声音本来就够多了,拉这么多“通讯群”,也不嫌吵的慌。

        也就孔寒安,“不知险恶”,才这般操作,恨不得让所有正式工临时工都有一个群。

        所以,李元帅收到的消息,也是“二手”的。

        李元帅作为护法元帅,地位还是有的,即便是二手消息,也与原话差距不大。

        可玉帝说“让他来”,实在太迷惑了。

        孔寒安几乎可以确定是天庭册封的帝君了,更何况他身后还有太上。

        身份在这儿,总得有相应的排面吧?

        即便双方再看不过眼,现在又没有打起来,该有的礼貌总得有。

        李元帅本来就不是很想得罪孔寒安,既然接到了指令,当然开门迎接,给足了孔寒安面子。

        所以,他没觉得自己有啥不对劲的地方。

        反而孔寒安的热情,让李元帅受宠若惊。

        护法神虽然比正神更善战,但护法神并不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财神与武圣相比,肯定强于心计,弱于战力。

        同理于李元帅,他虽是护法元帅,但更重视君臣关系。

        这孔帝君是何道理?

        才闹了南天门不久,何以突然问我过得如何?

        他不会打算让我去地府任职吧?

        我距离转世还早,也去不了啊。

        等等……

        泰山一脉,温元帅背叛,马元帅转世,如今的确缺人手……

        难道酆都帝君,是打算让我去泰山神域任职?

        李元帅一通脑补,心乱入麻。

        倒不是他动了心思,只是这南天门前,这么多人呢。

        孔寒安对他说的话要是传出去,岂不是很容易引起猜忌?!

        好狠的离间计啊!

        一定是上次用军阵困住他,让他怀恨在心。

        也罢,对他恭敬一些,只求他放过我吧。

        李元帅连忙摆手,表现的越发恭谨。

        “迎接帝君,只是分内之事,我在天庭当元帅也挺好的,请帝君不要挂念。”

        话里有话,孔寒安听明白了。

        但越发莫名其妙了。

        我就跟你客套客套而已。

        你是不是太把自个儿当回事了?

        怎么这话说的,像是我要挖天庭的墙角一样?

        其实这也是身份地位改变带来的变化。

        之前,孔寒安是初上天界。

        虽然有一个冥王的尊称,但那是非官方称呼。

        不过一个刚飞升的仙人,在天界也就比晬天的凡人强一些。

        关系好可以喊冥王。

        关系不好,瞧不起,喊孔寒安一声府君,已经算是尊重了。

        所以,当时天庭一方,咬死了称呼孔寒安为“府君”。

        反而是泰山一脉,却喊孔寒安为“冥王”。

        他们是给孔寒安抬身份的。

        当然,那都是过去式了。

        如今,孔寒安即将成神,获封仙帝,背后又有三清之一的太上。

        李元帅当然会转变态度,开始多想。

        用鲁迅先生的话说,就是他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壁障。

        孔寒安转念一想,便明白了其中的关系。

        但左右不过拖时间,孔寒安乐得见到这番变化。

        他越发热情。

        “李元帅,您这么说就生分了呀。”

        “想当年,我们也是不打不相识,战场上建立的交情才最牢固啊。”

        李元帅:???

        咱们有啥交情?

        还想当年?

        不就上次打了一仗么,怎么就关系牢固了!?

        您这是一定要让我不痛快!?

        李元帅板起了脸,冷哼一声。

        “帝君莫要再拿我开玩笑了,上帝等着您呢,进去吧。”

        孔寒安眯着眼。

        “我进去,怕冲突了圣驾,还是在这儿与李元帅多叙叙旧吧。”

        李元帅此时便是再多想,也终于反应过来了。

        孔寒安原来不是想拉拢他,是想等神劫啊。

        想到上次孔寒安大闹南天门,他便不由脑壳疼。

        冤有头债有主,您行行好放过我们吧。

        知道了孔寒安的目的,当然很容易猜到孔寒安的顾忌。

        李元帅心中一动,也顾不上避讳了,对孔寒安低声说道。

        “帝君大人,您只管放心进去,多陀阿伽陀已先您一步,进了天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