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春回大明朝在线阅读 - 第二六六章 杨大帅又双叒叕施暴了

第二六六章 杨大帅又双叒叕施暴了

        “两千六百四十二人,两百六十名葡萄牙佣兵,一千四百名印度佣兵,七百五十名马来佣兵,两百三十二名黑奴,果阿的总督阁下大手笔啊!”

        杨大帅感慨道。

        的确是大手笔。

        要知道这时候整个澳门的葡萄牙人都未必超过一千。

        虽然这次真正送来的葡萄牙人就两百六,绝大多数其实是阿三,但两千多人的数字也很惊人了,他们经营澳门都没下这么大力气,不得不说范里安等人真的是全力以赴了,他们是真正梦想着能影响浙江和苏松政局,然后开始在大明扩展他们的实力。

        “果阿是什么地方?”

        方孟式好奇的问道。

        “古代所称天竺的一个港口,被葡萄牙人占领作为据点,葡萄牙国王在那里任命总督管理东方的所有事务,而葡萄牙国王拥有在东方的护教权,在大明的那些泰西传教士都接受葡萄牙国王的保护。

        你可以把他们视为一个人的两只手。

        但一只手拿着刀,一只手拿着经书,信我者兄弟,不信我着去死!”

        杨丰说道。

        “他们明明都是些君子。”

        方孟式说道。

        事实上利玛窦几个这段时间很受欢迎,士绅们都对他们颇有好感,虽然他们信仰不同,但是和杨丰对比起来,明显他们更可爱,士绅们和杨丰那是纯粹的敌我矛盾,但和传教士之间不存在敌我矛盾,相反这些来自泰西的学者,知识水平还都不低……

        红夷大炮,斑鸠铳,方阵步兵等等,可都是他们带来的。

        现在只要能用于战胜杨丰的人,那都是值得士绅们拉拢为同盟的,同样能带来新知识武装他们的人,也都是他们的朋友,事实上大明的士绅们和咱大清士绅根本不是一个物种,他们对外界知识的是接受的,甚至可以说是热衷的,明末的士绅们欢迎一切新知识并理解这些知识。

        比如方孟式她侄子对地球的形容就很贴切。

        就像个核桃,山凸海凹。

        至于传教士的本职工作……

        他们都开始借兵剿寇了,又岂会在乎那些细枝末节。

        再说利玛窦这批传教士又研究儒学,学士人打扮,说话又好听,士绅们想不喜欢他们都难啊。

        “君子?”

        杨大帅微微一笑。

        “那么宁波本地那些你所认识的名儒们是不是君子?”

        他紧接着说道。

        方家既然在这里有生意,而且还让她一个少女过来主持,那么她爷爷或者她爹肯定在本地也有好友,她爷爷可是大儒,她爹更是弘光的侍郎,哪怕万历时候也是御史。而这些好友也必然是本地名流,同样她交往的也是世家子,宁波可是浙江世家大族主要根据地,沈一贯家可就是这里的,不过沈阁老至今还在京城坚守阵地。

        “当然是了,饱读诗书,文采风流,温文尔雅,如何不是君子?”

        方孟式说道。

        杨丰笑着转过身,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抓住了她的后背衣服,然后在她的惊叫中直接拎起来,拎着她向前走,丫鬟和护卫刚要营救,杨虎带着十几名卫士默默盯着他们,他们立刻就偃旗息鼓,周围看热闹的纷纷将目光转向他们,不过杨虎这些一看就不是善茬的阻止了他们的干涉……

        “看什么看,没见过打老婆的?”

        杨大帅喝道。

        然后周围看热闹的立刻笑了。

        不过的确没什么人怀疑,本来他俩就在说话,很明显就是熟悉的,既然他们互相熟悉,那是不是夫妻都与别人无关。

        杨丰就这样在方孟式愤怒的挣扎中,直接拎着她走出人群……

        “放手,再不放我喊人了!”

        方孟式仿佛只被抓住后颈皮的猫一样尖叫着。

        “你确定?”

        杨丰看了看身边的水沟。

        然后作势要放……

        “别放手!”

        方孟式惊叫着。

        “那你到底是要我放手还是不放手?”

        杨丰说道。

        当然,他还是把人家放在了合适的地方。

        落地的方孟式控制着要挠他的欲望,像个真正淑女一样深呼吸,然后平静的整理身上的衣服,小丫鬟赶紧上前帮忙,杨丰就那么看着她,等她终于整理完了才向前一指……

        “君子哟。”

        他说道。

        在他们前面是一处码头,一队运货的内河船刚刚到达,这些应该是从苏州过来的船上满载棉布,那些苦力们正在搬运,初夏季节已经很热了,这些人一个个弓着腰仿佛一群竖起的大虾。而他们背上是沉重的棉布,一个个汗水滴答着艰难向前,在他们身旁是拎着鞭子的打手,不时有人因为走慢了,遭到打手们的喝骂甚至鞭打。

        而在一旁的遮阳伞下,一个身穿青衫的男子正吃着西瓜。

        在他身后还有婢女在扇着扇子。

        吃完西瓜的他很随意的将瓜皮往前面一扔,一个走过的苦力估计被热的头昏眼花根本没看见,直接一脚踩在上面。

        他惊叫着栽倒。

        他背上的棉布捆随即滚落在旁边的河水中。

        “狗东西,眼瞎吗?”

        一个打手拎着鞭子走过去,直接就抡起鞭子抽打,那苦力赶紧求饶,不过他还是挨了几鞭子。

        “算了,他也不是故意的。”

        青衫这才慢吞吞说道。

        “少爷,少爷好心赏这狗东西瓜吃,他居然不感谢,还故意踩踏,又借机把货给毁坏,简直是刁民,对这种刁民不打他一顿难消小的心头之恨。”

        打手立刻卑躬屈膝的说道。

        “算了,大人不记小人过,让他赔了这捆布就行。”

        青衫说道。

        那苦力立刻哭着爬向他。

        “少爷,小的该死,小的没看见少爷的赏,小的该死,只是这捆布小的真赔不起啊,少爷,少爷您就开恩饶过小的吧?”

        他一边磕头一边哭着喊道。

        “那怎么行,毁了我的货让你赔乃是天经地义,这还没让你赔少了这捆货耽误了交货的损失,光让你赔这捆货已经是开恩了,至于你赔不起那是你的事,与我陆家无关,就是回去卖儿卖女你也得赔,对了,上次我看那个给你送饭的是你女儿吧。”

        青衫说道。

        那苦力再傻也明白了。

        “少爷,小女才十四,您就饶了她吧!”

        他哭嚎着。

        那青衫抬脚把他踢翻……

        “混账东西,陆某乃堂堂生员,岂是为你女儿,不过是给你指条明路,既然赔不了,那就交县衙吧,如今县衙有专门的债狱,赔不了就去坐牢,把这个混账东西赶紧拖走,都看什么,还不赶紧干活,如今泰西的船已经等着,耽误了装货全都扣你们工钱。”

        青衫怒道。

        这时候各地官员已经完全成了为士绅服务,尤其是浙江这种事实上形同自治的地方,而一切政策也是为保障他们利益,债务监狱就是其中之一,但凡还不上债的全扔进去。但事实上不会关起来养着,而是和士绅勾结,用这些欠债的当奴隶挖矿,划船,什么时候还了债什么时候释放,但其间累死活该,人死债不烂,死了抓儿子顶上。

        总之绝对保障士绅老爷的权益。

        打手们立刻上前把那苦力拖走,其他苦力赶紧继续干活。

        青衫一脸厌恶的掸了掸鞋子……

        “君子哟?”

        杨丰笑着对看傻了的方孟式说道。

        “不过是偶有道德败坏者,岂能一概论之。”

        方孟式挣扎中。

        然后那青衫正好看向这边,立刻一脸惊喜的站起身……

        “世妹,世妹如何至此?”

        他明显激动的喊道。

        “啊,世妹。”

        杨丰笑着低头看了方孟式的脸。

        后者瞬间满脸通红,用仇恨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紧接着一跺脚,愤然转身就走了。

        “世妹,世妹,是为兄,是为兄,陆家三郎。”

        青衫追着喊着。

        看得出他也很焦急,以至于后面家奴都没追上,他就那么看着方孟式的背影一直追到了杨丰身旁,然后在这里略一停顿,疑惑的看着杨丰,而杨丰冲着他微微一笑,他下意识地抱拳……

        “阁下是?”

        他说道。

        然后他的话还没说完,杨丰的大手就落在他脸上。

        下一刻他惨叫着,被杨丰一巴掌抽得转圈向后倒下,然后躺在地上嚎叫着在那里翻滚,但杨丰并没有放过他,而是上前一步拿脚继续踩他,虽然没怎么用力但依然踩的他不断惨叫。已经走出一段的方孟式回过头,看着这一幕也没说什么,紧接着又转头继续离开,看得出也颇为欣赏。

        而那青衫的家奴紧接着赶到,一个个怒喝着冲向杨丰。

        但等着他们的是杨虎等人,这些家伙才不管是不是自己地盘上,直接抡着刀鞘狂砸,被砸急了的家奴甚至拔刀……

        然后杨虎等人拔出了枪,

        那些家奴吓得全冷静了。

        杨丰也终于踩够了,然后就像个发泄完的坏人般,在那里长出一口气。

        “去告诉宋应昌,就说是他在湖州的老朋友做的。”

        他说道。

        说完他心满意足的转过身,看着走远的方孟式。

        “世妹,世妹,是为兄,是为兄,杨家大郎啊!”

        他学着那青衫的语气喊道。

        方孟式猛然转头,对着他怒目而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