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相亲后我成了警界男神在线阅读 - 第212章 想办法!

第212章 想办法!

        第212章    想办法!

        车上一度陷入恐惧之中,张芹的表现也很吓人,不少乘客都离她远了一些。

        蒋浩宇皱着眉头看向张芹,这让他完全没想到!

        范晶晶死了,没有任何抢救的可能。

        她的胸腹部有五处严重的穿刺伤,其中一处中正心脏。

        张芹所使用的凶器——锥子虽然长度有限,但足以致命。

        锥子上的倒勾,更是加重了对范晶晶重要脏器的破坏。

        蒋浩宇检查了那只锥子,金属锥身的色泽乌突突的,现在已被血迹浸染;木质锥柄呈现出一种暗黑色,说明这只锥子年头不短了,但很平常。

        当初调查私人物品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张芹的锥子,难道当时她偷偷藏起来了吗?

        清晨的车厢,在经过一阵呼喊和混乱之后,终于稍稍平静。

        但乘客们心中的震惊和后怕却远远没有消退。

        因为刚刚大家都在熟睡,如果张芹杀害的不是范晶晶,而是他们其中的一个呢?

        这件事实在越想越后怕……

        范晶晶的尸体已经抬下了车,张芹则被大家用绳子困住,放在了车尾的位置上。

        此时张芹已经彻底疯掉了,她脸上仍留有杀害范晶晶时留下的血迹,嘴角则不断涌出痴傻疯狂的笑。

        那“咯咯咯”的笑声,听上去既悲凉又阴森可怖。

        这场突然发生的杀人事件,让乘客们心中的恐惧再次升级。

        因为之前都只是发现有人被杀而已,但这次被杀的范晶晶就血淋淋地死在大家眼前。

        这是绝大多数普通人一辈子也不曾见过的情景,它足以震慑车上所有目击者的灵魂。

        乘客又死了一位,车上除了已经疯掉、可能会被判故意杀人的张芹,就还只剩下四个人了。

        梁子涵指着被死死绑住的张芹说:“这家伙,就是杀人事件的真凶吧!”

        蒋浩宇摇头说:“她不是,真正的凶手一定还隐藏在某处。”

        “她不是?”梁子涵的情绪有些激动,“她亲手杀了范晶晶,大家都看见了。”

        蒋浩宇说:“张芹是已经疯了,才会做出这种可怕的行为。真正的凶手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凶手之前布置的种种疑阵就是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所以他不可能做暴露自己的事。”

        梁子涵叹息了一声,情绪似乎有所缓和。

        “你说的也有道理。”梁子涵说,“那我们怎么处理张芹?我看把她扔下车去吧。”

        “扔下车去的话,她会被冻死的。”蒋浩宇说。

        “可她是杀人犯!”司机张亮神情恐慌地说,“你们难道愿意跟杀人犯呆在一辆车里?”

        蒋浩宇说:“她犯的罪,会有法律来制裁。我们要做的是把她控制起来,之后再交给警方。”

        “你确定那个大妈发起疯来,不会再动手杀人?”梁子涵质问蒋浩宇,满脸都写着不信任。

        蒋浩宇却说:“我保证,凭她的力气,肯定没办法挣脱捆着她的绳子。”

        让张芹这个杀人者留在车上的决定,让梁子涵和司机张亮十分不满,但他们也没再说什么。

        毕竟张芹也是一条人命,虽然他疯狂又可怕,但就像蒋浩宇说的,最妥善的处理方式还是把她交给警方。

        范晶晶的死太过无辜,也太令人惋惜。

        但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其实昨天半夜,蒋浩宇和夏初蓝已经发现了张芹的异常,但是他们两个也不会想到,张芹竟然会杀人。

        蒋浩宇唯一后悔的就是,昨天没能坚持守夜到天亮。

        结束了短暂的争吵后,大伙对张芹展开了询问,问她为什么要杀害范晶晶。

        可是无论怎么问,疯癫的张芹就只有一句话:“我们大家都能平安回家了,呵,呵呵……”

        看来想从张芹嘴里得知她杀人的真正原因,是不太可能了。

        或许也没有什么真正的原因,只是张芹因为恐惧和压力过大,突然之间疯掉了。

        夏初蓝根据昨天半夜见到张芹时的情景,猜测了一下张芹杀害范晶晶的原因,但也只是猜测而已。

        据夏初蓝的推想,从一开始,车载收音机中的“女声”就是有诱导性的。

        而比较迷信的张芹,又最相信女声所说的话。

        通过女声和乘客们的几次“交流”,大概就能知道“女声”在暗示我们,乘客们逐一被杀害的原因,是车上的“某个人”害的。

        而“某个人”就被张芹理解为了范晶晶,或者说是女声有意在“诬陷”范晶晶。

        张芹的情绪一点点在崩坏,最后才对范晶晶下了手。

        蒋浩宇望着夏初蓝说:“你的猜想很合理,但如果我们能够抓到那个‘女声’的话,应该可以知道得更详细。”

        夏初蓝点头说:“没错。毕竟昨天半夜,收音机中的女声有没有和张芹交流?她们交流的内容是什么?我们都还不清楚。”

        看着蒋浩宇和夏初蓝在分析这件事,梁子涵很不耐烦。

        “人已经死了,你们还说这些有什么用?”梁子涵说,她的语气很不好。

        蒋浩宇望了梁子涵一眼,没有说话。

        看梁子涵的表现,“老同学”范晶晶的被害似乎对她打击很大。

        因为梁子涵之前的表现都很冷静,可这次她真的不再淡定了。

        “梁子涵真的是在为范晶晶的死而心痛吗?”蒋浩宇在心里琢磨着,他觉得未必是这样,梁子涵很可能只是在表演。

        因为在之前,她和范晶晶之间的关系已经很尴尬了,范晶晶甚至还私下对蒋浩宇说了一些对梁子涵很不利的话。

        这证明这两个女人只见根本不存在什么感情。

        而现在车上还活着的五个人中,蒋浩宇只知道自己不是真正的凶手。

        张芹是凶手的可能性最小,因为她的行为太蠢也太鲁莽。

        然后就是司机张亮和梁子涵了,他们两个人的嫌疑均等,都比较大。

        蒋浩宇已经确定,这次遇到的连环杀人事件是合伙作案。

        其中一个凶手是“车顶人”,另一个一定潜藏在乘客之中。

        至于确定是“合伙作案”的决定性证据,就在蒋浩宇和夏初蓝之前的分析之中。

        关于“合伙作案”的判断依据,是建立在现实与猜想之间的。

        收音机中的“女声”能与车里的人对话,这说明车内一定有“麦克风”一类的采音装置。

        而最近这段时间,除了车上的乘客与司机外,没有“未知者”进入过车厢。

        所以将采音装置带入车内的人,一定在乘客与司机之中。这个人就是凶手的同谋。

        现在,车厢内的气氛再次陷入冰点。

        除了张芹偶尔发出渗人的“疯笑”之外,几乎无人讲话。

        司机张亮仍坐在主驾驶的位置上,他的情绪无助而沮丧,似乎已经打心里认为:自己可能无法活着离开这片荒山了。

        梁子涵坐在车厢中间靠右的座位上,她抱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和背包,侧身坐着。

        这种坐姿,足以让梁子涵随时观察到车厢内所有人的动向。

        梁子涵的态度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她不相信任何人,而且要时时提防。

        蒋浩宇和夏初蓝坐在靠后的位置,可以看守着被绑在最后排的张芹,避免疯掉的她再暴起杀人,同时也能聊聊彼此关于凶手的推理。

        蒋浩宇望向窗外,不知何时又下起了雪。虽然不大,但有越来越大的势头。

        看着不远处雪地上并排放着的五具尸体,蒋浩宇心中五味杂陈。

        不断袭来的疲惫和恐惧,让蒋浩宇觉得一切似乎不那么真实,仿佛在做一场噩梦。

        但因为长时间吃不到热乎食物,胃部反馈给大脑的疼痛感却不停告诉蒋浩宇:一切都是真的。

        而且藏在暗处的凶手,或者说“凶手们”仍然在伺机行凶。

        蒋浩宇也会感到害怕。

        虽然他是位刑警,而且每次凶杀事件出现后,他都能理智地分析凶手的心理,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害怕。

        蒋浩宇也担心,自己会像躺在雪地中那五具尸体一样,永远也回不去家。

        将视线从窗外移开,蒋浩宇看了看夏初蓝。

        这个看起来有点娇弱的女孩子,还是那么冷静。

        她就那么坐着一言不发,像是在思考着什么。蒋浩宇也看不出她心底是否在害怕。

        在蒋浩宇思考这些的时候,身旁的夏初蓝忽然转向他。

        夏初蓝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圆睁着漂亮的大眼睛望向蒋浩宇。

        “我想到了!”

        夏初蓝的声音很小,却难掩语气中的激动。

        蒋浩宇问:“什么?”

        夏初蓝说:“还记得之前你对我说的,‘车顶人’和‘女声’是不是同一个人的问题吗?”

        “当然记得。”

        “现在我想清楚了,他们应该就是同一个人。”

        “理由是什么?”

        “在车顶人下车前,收音机中的女声就已经出现了,所以这个谜题的关键在于——解释这其中的时间差。”

        “没错。”

        夏初蓝微笑说:“这里面其实根本不存在什么时间差,只是车顶人用的障眼法而已。给你一个提示;车载收音机首次响起是什么时候?”

        脑袋里乱作一团的蒋浩宇仔细回忆,猛然间,他也露出了和夏初蓝同样的表情!

        “我不该犯这种低级错误!”蒋浩宇说着,脸上露出了懊恼的神情。

        夏初蓝安慰说:“这不怪你,突然发生这么多事情,思维出现一点偏差也很正常。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的。”

        蒋浩宇点头说:“这样一来,几乎可以确定凶手就是两个人了。”

        在客车抛锚的第一天雪夜,车载收音机首次响起时,女声并未出现。收音机中传出来的声音是那首千昌夫的《北国之春》。

        蒋浩宇和夏初蓝都只记得“女声”的存在,被扰乱了视线,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两个人重新推理之后,猜测当时的情况很有可能是这样的:

        车顶人预先录制好了《北国之春》的录音,在他爬上车顶之后,写下了血字。然后车顶人通过遥控手段,在车载收音机中播放了这首歌。

        趁着乘客们的注意力被突如其来的歌声吸引时,车顶人爬下了车,大概就是当时大家看到的那个黑影。

        在此之后,车顶人回到了藏身地点,通过某些设备连接了车载收音机,才有了后面的那个能与乘客交流的“女声”。

        车顶人的行为轨迹,已经基本被还原了。

        蒋浩宇的心里稍稍安稳了一些,因为凶手的真面目每被揭露一点,他们就离真相又近了一步。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来到了正午。

        虽然这里看不见太阳,但也能感觉到,这是一天当中比较暖和的时候。

        蒋浩宇取出了一些罐头,和仅存的一些面包分给大家,也同样分给了张芹一份。

        但张芹的手脚和身体都被绑着,她费力地挣扎了一会,才用带血的手勉强接过面包。

        可是疯掉的张芹没有吃那只面包,而是直接扔在了地上。

        张芹咧嘴大笑说:“不,不用再吃这个了!我们马上就能回家了,呵呵呵……”

        蒋浩宇没有说话,默默捡起面包回到了座位上。

        夏初蓝一边吃东西,一边小声说:“浩宇,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蒋浩宇塞了口干瘪的面包,感觉嗓子有些痛。

        “唉,这荒山野岭的。”蒋浩宇说,语气中满是无奈,“现在怀疑对象就剩下两个人了。”

        嫌疑更大的人是梁子涵和司机张亮。

        “好吧。”蒋浩宇说,“凶手还藏在暗处,我们没有任何的支援和调查手段了,现在我们能做的就只有等待,等凶手露出狐狸尾巴。”

        夏初蓝轻叹:“大概也只能这样了。不过只要抓住凶手,找到信号屏蔽器的所在,或许我们还来得及报警。”

        蒋浩宇点头。

        夏初蓝说:“不过今天晚上,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睡过去了。”

        “可是困意很难抵挡,你有什么好办法吗?”蒋浩宇说。

        “有一个不算是什么好办法的办法。”夏初蓝道,“从现在开始,我们两个人就开始轮流睡觉,这样就有充足的体力面对今晚了。”

        “没问题。”蒋浩宇说,“我相信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