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斗兽山海在线阅读 - 第246章 残刑之尸

第246章 残刑之尸

        “岛主,你知道这个残刑之尸的来历吗?”

        关于残刑之尸怒昆是一无所知,但能叫嚣整个灵兽异域,还被列为四大古尸之一实力可想而知。

        所谓知己知彼,在没有任何信息的情况下贸然前去绝非明智之举。

        “不要以为你们的精神力修炼了三十年就有什么了不起,残刑之尸据说可是有上千年的时间了。虽然不知道他之前是什么样子的,但以你们目前的实力来讲还是谨慎为妙。”

        其实从出关的那刻,金锋父亲就感受到了他们巨大的变化,可毕竟面对的是号称四大古尸之一,还是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我也是听别人说起过,这个残刑之尸最初好像还是一位神人,只因犯下滔天大罪,被人施以极刑,梳洗。”

        “梳洗?这是什么样的刑?”在斗兽士的世界里,很少会有人以刑罚去对别人,所以听到这些确实有些陌生。

        “梳洗,据说是很早以前专门用来惩罚那些穷凶极恶之人的方法。他们会将人先固定在一个水缸之中,然后用一种药物浸泡他的身体,药物会让他们奇痒痛苦难忍,并且整个皮肤会与身体逐渐脱离,就在这个人最痛苦之时,只要稍微一用力,就能顺着身体的裂口完全从这层外壳里钻出。”身经百战的金锋父亲说着也是面露不忍。

        “竟然有如此狠毒的手段。”怒昆听罢同样是触目惊心。

        “这还没完,这只是第一步“洗”,当那人拖着血粼粼的肉体从皮内钻出来之时,施刑者会用一把专门制作的钢梳,开始一遍遍的刷去他剩余的皮肉,直到剐至白骨为止。”

        说罢,金锋父亲缓舒一气后又补充道:“人心之恶,乃世间万物之首。”

        “不知道这个残刑之尸到底是犯了什么错,才会有如此下场。”金锋也不禁叹道。

        “这个恐怕世间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所以他千年来一直想着报复人族,报复这个世界,也算在情理之中了。”听到这里,怒昆也回想起曾经的自己,记得当初被灭门后,自己死里逃生,又何尝不是想着报复天下。

        ……

        又了解了一些关于残刑之尸的信息后,怒昆与金锋便踏上了这场注定不平凡的征程。

        但和他们计划不同的是,这次的征程各个岛主也分别派出了自己的得力干将与他们一同前往。

        一是,这一年内残刑之尸又带领众多兽族不断袭击着十二守护兽,这里面伤亡的几乎涉及着每阶兽族的成员,因此新仇旧怨不得不算。

        二来,残刑之尸如今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麾下也汇集了不少想前往人族的兽族,仅仅靠怒昆二人,众人实在觉着有些单薄。

        于是,等到众人集结完毕,便浩浩荡荡朝着残刑之尸进发!

        根据详细的作战情报,已经准备妥当的队伍,一路上几乎所向披靡,怒昆几人很是顺利便直捣黄龙,见到了传说中的这位四大尸王。

        几块破旧不堪的布条凌乱的披搭在一个身体残骸上。

        那具肉身几乎没什么肉了,但白骨经过岁月的侵蚀已经化为乌黑色。

        头顶斑秃的脑壳上布满了疤痕,两只空洞洞的眼神无神地迎着来人。

        他的身体与身上的那些破布一般,犹如细丝轻飘飘地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残刑之尸。”怒昆望着这个像是一具幽魂的人。

        “千百年来,想杀我的人数不胜数,可从来没有人能够真正将我杀死。世间这么大,竟然如此寂寞。”缥缈的残骸声音也透着凉气。

        望着这个存在世间千百年的怪物,没有任何人开口。

        “对付这种怪物,咱们还是一块上吧。”其中一人道。

        怒昆并没有想好要怎么对付他,毕竟对于他的能力还一无所知。

        但众人听罢,全都应声为上,没有丝毫的思考余地。

        走到这里的兽族基本上都是九阶家族的了,有些一开始进攻就化出了原型。

        九大家族的兽族真身,顿时让怒昆看的有些眼花缭乱。

        也是趁着这次讨伐残刑之尸,怒昆才一一见到了这九阶浮屠的实力。

        一阶褐猿、二阶佛法僧鸟、三阶尾狐、四阶棘蜥、五阶鹤驼、六阶无声响尾蛇、七阶金蝎、八阶鳄龟、九阶金豹。

        这里灵气充沛,大多有些修为的兽族内心其实都十分清高,每日里都是谈仙论道,不屑凡俗的争斗,各个都是仙风道骨的,可如今真正战斗起来,真可谓是似鬼如魔,一个个立刻杀气升腾。

        无论任何的攻击形式,几乎在这几族中都有极为擅长的,可残刑之尸却真的犹如化身一具幽灵,任何攻击似乎都对他无效。

        但他看似轻盈散漫的步伐中,又处处透着杀机。

        短短几个回合,剩余的这些人已经被斩杀过半。

        而怒昆拼劲全力,竟还没有触碰到他一次……

        “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杀你吗?”残刑之尸将最后一人推倒之后,突然开口。

        怒昆与黄金蝎一左一右对峙着。

        “他的实力完全碾压我们。”黄金蝎暗暗惊叹。

        片刻,只是片刻,九大家族所剩之人竟然全都倒在了这个怪物的手中。

        即使经过了堪比三十年的精神力磨练,怒昆也不敢说能将这九大家族之人一一击败,而这个人竟然似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们全部打倒。

        “有什么,你说吧。”在绝对力量悬殊面前,一切技巧都是华而不实的。既然残刑之尸有话要说,怒昆也就不再推辞。

        “你知道世间最大的痛是什么吗?”残刑之尸直接问道。

        “痛苦因人而异,只有在乎,才能痛。但人生在世,没有谁不会经历痛苦的。”怒昆坦然回道。

        “不,世间的痛苦千千万,只有我的痛才是最痛的,只有我的痛才是世间最大的痛。”残刑之尸说着身体就朝他靠去。

        “我想很多人的痛,他们都会觉着自己是世间最痛。虽然你可能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痛,但一定不是世间最痛。”任何事情都讲究山外有山楼外楼,即使是痛,应该也不例外吧。

        “世人只知道我的肉体之痛,根本没人知道我心中之痛。心中的痛,才是世间最痛。”说话间,残刑之尸已经停于怒昆面前。

        而对面如此强悍的对手,没有任何还手余地的怒昆,也丝毫没有要逃跑的意思。

        “我知道你是不会相信我的话,而我留下不杀你,是因为我能感知到你的一种能力,这种能力令我幸喜。”说着,残刑之尸几乎已经贴在了怒昆的耳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