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荒野朝圣在线阅读 - 第125章 告别信

第125章 告别信

        第125章    告别信

        “你要的文献。”

        把厚重的一叠文献丢在伯莎面前,托卡列夫魔像双手搭在膝头,那双浑浊宝石雕刻出的双眼在失去法术伪装后,显得似人非人,放射出无机质的白光。

        坐在廉价房间的木板床上,伯莎翻看着上面的文献,确认无误后用力点了一下头。

        “很好。我欠你的,    如果你迫切需要我支付代价,那就取走我银行里的钱。如果不着急的话,我会设法取出皇室派内我能接触到的资料交给你。”

        “我暂时不需要钱。”

        双手交叠着搭在膝头,魔像很清楚地表达出了选择。

        当然,厄兰兹依旧有着些许私心,或许这层欠款关系能够让伯莎保持足够谨慎的态度面对风险。

        “好,    那就到此为止吧,    我去订船票。”

        伯莎没有继续和厄兰兹闲聊下去的意思,起身便打算离开。

        “我直接带你传送到拜朗。等你能确保自己安全之后,    再回来和我合作,把布洛尔和戈达救回来。”

        “..好。”

        没有多余的话语,魔像旁边随着空间的闪动,又多出了一个托卡列夫。

        这位托卡列夫手中悬浮着人头尺寸的星象仪,随着外壳金属环的不断转动,整个球体被划分成七十二个部分,按照七十二区恶魔分管七十二个区域的方式,转而开始测算南大陆的具体灵界坐标。

        苍白的指尖捏住窗外的一颗星光,指尖朝内甩进房间里。

        璀璨的星光编织成一束纤细的道标,指引着灵界的具体方位,厄兰兹把手套搭在伯莎肩头,两人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在了拜朗的哈加提草原上。

        “剩下的,就是你的事情了。活下去。”

        那是伯莎最后一次听到自己的同乡人说话了,    现在她正凝视着自己面前镶金的木桌,以及桌上那张空白的信纸。皇室派履行了保护她的诺言,让她暂时逃离了危险。

        但她过的并不安宁。怀着些许担忧的思绪,    她抬起笔,    把脑海中所想的形象写在纸上:

        “致卡尔·布洛尔...”

        她看着那一行墨迹,似乎是在想着下一句要写一些什么,脑海里却自然地浮现出了一幅幅破碎的画面——

        那是穿着不对称黑色礼服的律师,踌躇满志地端起侍者递过来的酒杯,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有些生疏,却又娴熟地和贵妇人们攀谈着。

        他谈吐优雅,礼节得体,和贵妇人们在舞池里进出,和别的贵族们交换酒杯,律师的口袋里揣着财产转赠的手续,衣袋里放着她送的钢笔。

        伯莎摇摇头,把这些幻像从脑海里驱逐出去,抬起笔写下了下一行:

        “我不知道你最近过得如何,我要为我的离开道歉。”

        他的脸上挂着笑,心里想着要怎么挪动慈善基金。

        “我很确定,德威正在暗中催眠和操控我们。并且这种影响为时已久,让我们都失去了正常的判断能力。”

        她送给他的钢笔被贵妇人的手拔开,签下的条约是丈夫意外身亡后的遗产处理条例。

        “也许你会觉得这有些荒谬,    但我有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

        他出入一场场晚宴,腰板越发笔直,笑容越发真诚,贵族们以他奇迹般的辩护而赞赏他。

        所有厌恶自己丈夫的贵妇人都希望他帮忙转移财产,所有运营着慈善基金的人都希望能靠着他制造完美无缺的假账,脆弱的辩护律师们在他的口舌下放弃辩护....

        “第一,你可以购买一本d·瑟维斯特博士的《常规催眠疗法》,按照书中内容对照共济会地下室内的装饰...”

        他向廉洁的人送出香烟,向摇摆的人送出人情,向贪心的人送上金钱。而所有廉洁的人,在腐化男爵面前,都会变得贪得无厌。

        他是那么聪明,懂得绕过执法者的眼睛,躲在法条的暗影庇护下,为法官点燃卷烟的火焰。

        他清楚所有人想要的,他允诺,他给予,然后用一纸起诉书,从法庭上取走一切自己想要的。

        “第二,你可以发现,我们中脾气最为温和的罗纳,在谈论到反对德威的话题时,态度都会严重地偏差,甚至是有躁郁的倾向。”

        他炙手可热,像冉冉升起的新星,当工匠的齿轮崩坏,太阳歌者的歌喉干涸,丰收祭司的田地歉收,星象师凝视星辰,恶魔端坐高笑的时候,他权势惊人。

        “第三,你始终知道,我们所有人都有着严重的精神问题,但他的治疗几乎从来都没有什么作用,我不知道作为当事人的你是否还能感受到..但离开了德威的我,越发觉得这一切是个骗局。”

        伯莎顿了顿,那些本想说出的话,被那些奇怪的景象扰乱了,让她写不出自己真正想要传达的事情,凝视着泅开一片黑斑的句子末尾,她匆忙地抬起笔。

        “爱你的伯莎·布兰奇。”

        把所有的情感,写进句末的几个单词,她合拢信封,吹动铜哨,召唤出自己的信使。

        灵性预兆波动,端着酒杯和伯爵相谈甚欢的布洛尔意识到变化,举起杯自罚一杯后先行告退。

        他走出金碧辉煌的大厅,走过真人乐队演奏的美妙舞曲,随着厚重的舞厅大门在他背后合拢,那些悠扬的乐曲也瞬间变得沉闷。

        走在天光熹微的走廊里,落地窗外铺满白雪的花园戳破了虚假的温暖。寒冷浸透他的礼服,让他从持续了很久的半梦半醒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接过信使递来的信封,布洛尔忐忑地拆开封蜡,阅读着手中的信件。

        背靠着墙壁,黑色的眼睛久久地凝视着窗外的雪。

        冰霜冻在合欢树的枝条上,延伸出雪白色的枝叶,随着惊鸟飞离树梢,冻脆的枝干咔嚓一声断裂,沉沉地落入雪中。

        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

        微笑着的贝拉正靠在门廊前,她挽起的黑发,璀璨的双眸和精致的容颜牵动出一个微笑,而她身后瑟瑟缩缩的少年凯文眼中浑浊无光。

        “怎么样,亲爱的,下定决心了吗?”

        款款的黑色丝绸长裙随着双腿迈动而飘近,高跟鞋踩在金丝穿插的费内波特地毯上,一步一步地逼近布洛尔。她身上的迷香,唇齿间喷吐的温热吐息,无不令人陶醉。

        律师手上骨节凸起,把手中的信扯个粉碎。黑火把所有的纸张烧个粉碎。

        他用微不可查的手法藏起其中一块碎片,放进了口袋里,对着镜子重新整理自己的容颜和头发,转过身,满怀野心地推开那扇舞厅大门。

        扑面而来的香水和辉煌再次充斥布洛尔的感官,他转身朝着贝拉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绅士地俯身伸出一只手,而黑纱笼罩的秀手也矜持地搭在他手心。

        这一切谋划已久,也因此必然会做到。

        律师引着魔女,在舞池中穿梭和行走,最终停在了现任法官面前。

        “法官大人,夜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