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即便法环破碎也请您当上艾尔登王在线阅读 - 第8章 生命中的过客

第8章 生命中的过客

        第8章    生命中的过客

        将大棒横挎在后摇,再将阔剑收入剑鞘别在库腰间。

        余弦想了想还是将那样子颇为迷你的小圆盾捆在大臂上,这盾实在是太过于滑稽。

        也想不通游戏里这么小小一个盾牌是怎么做到弹反那些体型巨大的人形boss的攻击的。

        又是将手弩挂在背后,随手提起那一大捆弩箭。

        余弦转头离开海滩旁石壁。

        留下云游商人一个人在那里一动不动,宛如浑身的精气神全部被诈干一般。

        “给你个忠告,葛托克不是良善之辈。

        你与虎谋皮终有一天会被他所害,好自为之吧。”

        一摆手,余弦迈上草原,打算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过夜。

        忙活了一天,现在已经是夜深。

        如今的余弦已经是鸟枪换炮,算是初步走出了开局的窘境。

        盘点他现在有的东西。

        首先是那个士兵制作手记,里面详细记载了解毒药丸的制作方法。

        这东西可以为将来的自己探险剩下一大笔钱,有多余的收集到的材料还可以制作出解毒苔药卖给其他云游商人。

        当然现在余弦还没有制作工具皮袋,但那个之后等遇上了艾蕾教堂的那个玩消失的云游商人自然能买到。

        也不是非常着急的事。

        其次就是那三块一级锻造石。

        正巧可以给他刚刚获得的大棒升一下级。

        不过余弦不打算升级那把阔剑。

        一方面是自己从小到大穿越来之前就没正经的挥过剑,对于剑的知识仅限于拿着两根木棍cos某黑衣剑士。

        他有理由怀疑自己如果想靠这很沉的阔剑来杀敌,首先伤到的可能不是对方。

        相比之下大棒和弩箭反而是自己目前能轻松使用的。

        五百根弩箭,不出意外足够余弦用上相当长的时间了。

        那个小圆盾余弦目前没打算使用。

        毕竟现实和游戏里不同,游戏中可以通过弹反来反击敌人,因此小圆盾成为对敌利器。

        但现实中且不说这么小一个盾牌弹反别人重甲骑兵,光是考虑到没弹反成功的后果。

        余弦心里想想就摇了摇头。

        这么划不来。

        真的等自己力气足够,还不如穿个全身重甲然后举个大盾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乌龟人赛高!

        毕竟帅虽然是一辈子的事情,但命只有一条。

        你弹反敌人后处决的姿势有多靓仔,你弹反失手时候的死相就有多凄惨。

        所以这小圆盾余弦并不打算用,但是姑且留着。

        到时候等去史东薇尔城的时候还可以找到葛托克去吓唬一下这个真小人。

        还有就是余弦自己刚刚算是入门的蝇群祷告。

        说是祷告不如说是一种驱兽手段,只不过媒介是吸血蝇罢了。

        被余弦祭炼过一番的吸血蝇果然颜色已经与刚从白面具那边获得的样子产生了区别。

        如果白面具的吸血蝇是那种血迹干枯后散发出的危险暗红色,

        那么被余弦祭炼过的虫子就反而变成了一种亮红色,其中带着一点点橘色。

        果然蝇群这种攻击手段是非常多样化的,强弱特点因人而异。

        。。。

        交界地的夜晚不像地球那般一片漆黑,

        在黄金树的照耀之下,夜晚的交界地散发出一种柔和而又神圣的光泽。

        凭借着黄金树的辉光,余弦提着一大捆弩箭回到了艾蕾教堂。

        那个云游商人果然还是不在。

        他把东西都卸了下来,看着远出早已消失踪影的大树守卫。心道果然连黄金树的守卫也是需要休息的,就是不知道那大树守卫铠甲之下是什么个样貌。

        边想着,余弦却是从随身的包裹中掏出了几块新鲜的带血兽肉。

        这自然是之前杀羊后获得的。

        余弦保存了一些兽肉和骨头留作材料,大多的却是带不下只能喂了老鹰。

        随手折来一些树枝和干木柴,余弦靠着那锻造台和锤头相击的产生的火星,姑且是借来了火种。

        火点着,余弦将羊骨直接丢进火堆里烤。

        而自己则是用那阔剑挑着几大块带有肥油的羊肉在火上烤。

        就着摘来的罗亚果捣成的酱,喝着落叶花煮成的茶,

        余弦很快干完了三大块羊排和好几根羊骨髓。

        吃饱喝足,忙碌一天疲惫不堪的余弦困窘地依靠着玛莉卡女王雕像陷入的梦境。

        。。。

        梦中余弦感觉自己回到了小时候。

        那时候自己还没搬出去独自居住,家里过年亲戚全都聚在一起。

        好几桌子人大家聊着家常,感受着那份喧嚣。

        那时候的自己只是嫌着他们吵闹,无聊,完全跟自己那些长辈聊不到一起。

        更是厌弃那种一聚餐就要喝酒。

        后来自己搬出去一人居住了,大半年都见不到家人。

        天灾人祸之下要隔离,更是几天连个活人都见不到。

        回过神来,突然能够理解这种喧嚣之中的温暖。

        这种感觉倒也不错。

        一边这么想着,坐在角落的余弦从餐桌上拿起一块吃剩下的羊骨。

        “阿黄,来。”

        就见桌子底下,一只大狗屁颠屁颠跑过来。

        余弦莞尔。

        好久没见到自家的大黄了。

        它见到余弦手上的骨头兴奋的尾巴不停地摇,甚至还在地上笨拙地打滚讨要吃的。

        “吃吧。”

        话音未落,那大黄就扑了上来。

        它却也不啃骨头,只是兴奋的对着余弦脸一阵乱舔。

        “吃骨头啊,你舔我干什么。”

        余弦一边笑着一边废老大劲抵住大黄脑袋不让他舔自家脸。

        。。。

        “大黄你怎么回事,怎么嘴这么臭?”

        余弦看着大黄却是迷糊,

        怎么自己家这大黄越看越不对劲?

        回过神来一看,

        那憨憨的大黄的狗头早已变成了一个张开血盆大口的灰狼。

        “啊去,喔焯!”

        交界地冰冷的风以及面前那大嘴散发的腥臭味扑鼻而来。

        余弦瞬间一下子惊醒了。

        自己还躺在艾蕾教堂里,眼前的篝火早已被打翻。

        一头快赶得上余弦人那么大的灰狼正在舔自己的脸。

        而余弦的手也是恰巧和梦中一样用力抵着灰狼不让他靠近。

        余弦感觉到自己肾上腺素在狂飙。

        他咬紧牙关,继续紧绷手臂维持着那锁喉姿势。

        这灰狼虽然力气很大,但似乎是喉咙被掐着也使不上力。

        一人一狼就保持着这么个姿势僵持了许久。

        那狼够不到自己疯狂朝自己摆动着舌头,那腥臭的口水吐了余弦一脸。

        最终却是那一身白毛的灰狼先败下阵来。

        它后腿用力一蹬就脱离了余弦的钳制。

        只不过它倒也没有反身继续来扑余弦,反而是自顾自地围着那火堆绕圈。

        在饶了几圈以后它就就着那还未完全熄灭的余烬躺了下来。

        似乎很是惬意的样子,甚至都慢慢闭上了眼睛。

        全然不顾余弦就在旁边。

        “倒是稀奇,交界地的狼见到人居然还不咬人?”

        余弦坐在那里保持不动,静静地看着这头一身灰白相间的狼。

        按照游戏中的印象,老实说余弦觉得交界地的狼普遍战斗力是不如交界地的狗的。

        毕竟交界地那些独有的腐败狗,出血狗,不管你是半神还是血牛。

        一样只需要四五口就能咬死。

        可谓是众生平等牙了。。。

        相比之下那些交界地的狼就显得逊色很多。

        而且大部分情况还是好几只一同出现的,很多时候只会给褪色人带来麻烦但并不是致命的那种。

        这头狼一看这酒足饭饱的样子就知道,

        自己之前晚饭烤剩下准备做肉干的羊肉估计已经全进它肚子里了。

        好家伙,

        余弦一瞅那火堆,连根羊骨头渣子都不剩下。

        这到底是狼还是狗啊,怎么还吃骨头的呢?

        余弦默不做声地缓慢挪动着身体。

        他眼瞅着火堆另一侧的包裹,慢慢朝那边移动。

        他明明记得自己睡觉时候是按照那些当兵的所做的一般,是抱着那把阔剑睡的。

        但醒来时候那阔剑却是不知道飞哪里去了。

        看样子自己睡觉不怎么安稳。

        但他还有那把连弩。

        三步,

        两步,

        一步。

        那灰狼似乎也是意识到什么,睁开了眼睛瞧着余弦。

        余弦见包裹就在眼前,

        一个箭步就伸手从里面掏出弩箭,马上就抬起架准了灰狼。

        灰狼从火堆旁起身,看着余弦这幅动作也是警惕了起来。

        只见他那一身的毛随风摆动,头颅低垂着似乎随时都能发起进攻。

        余弦紧张地将那弩箭指着这灰狼。

        按照自己的记忆,一发弩箭不一定能够干掉这灰狼,毕竟自己这手弩是没有经过任何强化的。

        他不敢轻举妄动。

        那灰狼似乎也是意识到了余弦的这种敌意与危险,

        他在余弦跟前左右徘徊了一会,见余弦自始至终都是拿着那手弩指着自己。

        它似乎意识到什么,最后对着余弦一阵龇牙咧嘴,转头就窜出了艾蕾教堂。

        等余弦擦了擦冷汗,朝那看去时,那灰狼早已不见踪影。

        这次劫后余生,让余弦一阵后怕。

        可能是一整个白天都没有遇到过什么突发情况,

        而遇到的交界地居民也都还挺友善,又是教技能,又是发善心的。

        这让自己紧绷的弦松懈了下来。

        然后就有了这梦中遇狼的一幕。

        “真是一刻都不能大意。”

        余弦一边自我反省着,一边思索那狼不攻击自己原因。

        难道说狼的习性就是吃饱了就不咬人么?

        难怪有人说遇到野兽不需要跑过野兽,只需要跑过队友就行。

        。。。

        经历了这么一遭,余弦是有心想睡也睡不着了。

        撑着夜色,他一路朝着东边走。

        确切说是一路朝着东北边走,

        因为在他真正踏上盖利德的土地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机缘之前,

        他想先去看看是否还能遇上老熟人。

        顺带着还能拿到一个前期算是非常重要的道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