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其他小说 - 张浩朱允熥在线阅读 - 第227章 我小舅子两半啦(2)

第227章 我小舅子两半啦(2)

        「说起来,下官跟大人您,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李琪自嘲的笑笑,「所以下官才跟您说这些!」

        张振宗沉思许久,「愿闻其详!」

        「查不等于断断,只有万岁爷能断!」

        突然,张振宗醍醐灌顶。

        对,只有皇帝能断!

        只有皇帝掌握着这些臣子们的生杀大权呀!

        你张振宗在西北是来查案的,查案不一定非要查明白,查出错来就行了!到底是倒卖军粮军械,还是走私,还是冒领军饷查出一样就妥。

        查得实据之后回报皇帝,要杀要剐是皇上的决断呀!

        现在你张振宗在这边挖地三尺的,你不是查案,你是一点缓儿都不给人,把人往死里逼呢!

        不过,张振宗依然有想不通的地方。

        「小公爷,既然点到即止的话那为何一定要下官来?」

        「谁说点到即止了?查,是严查!」李琪正色道,「而且要有威慑力您看,韩指挥给吓死了,这不就是威慑力吗?」

        「小公爷,您直话直说吧!」张振宗直接拉着李琪的手臂,「在下大恩难忘!」

        「哎」李琪叹口气,抽出手,「您是文官,不明白根子在哪,也情有可原!这里面涉及一个事儿,早先在太祖高皇帝时候,他老人家知道不知道,边塞这些猫腻?定是知道的,那为何皇上前二十年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是等到现在才发作呢?」

        「在下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张振宗道。

        李琪沉声道,「在此次西北军需大案之间,皇上对西北军政可有过改制」

        张振宗不假思索,「十多年前,裁撤过各边镇的老弱边军!但所谓的裁撤,在我看来说是精兵简政更合适!嗯其实在朝中许多文官看来,打缅地就是为了安置那些裁撤的老弱边军」

        「精兵简政?」李琪笑笑,「您说的很对!那么下官再问您一句,精兵简政就代表着边关军政有毛病!以皇上之圣明,为何不一步到位,而是继续容忍这么多年?」

        「边镇武将世袭」

        说着,张振宗突然瞪大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李琪。

        而后者,则是笑着点头。

        然后还用手指沾着面汤,在桌子上写下两个字,迁都。

        ~~

        早在十多年前,大明朝就进行着各项改革。

        其中阻力最大的,就是军户。

        别说寻常军户,自己不愿意放弃这个铁饭碗,各边军的将领们更是不愿意手下的兵丁,从世袭的军户变成募兵制。

        如今,大明又要迁都直面三北。

        查西北军需大案,最主要的并不是查清事实,查清楚到底他们搂了多少钱。

        而是皇帝要一个可以收拾这些世袭武将们,让他们乖乖听话的理由!

        罢免官绅的特权靠刀把子就可以了!

        但现在已经不允许刀把子世袭了,那要靠什么?

        「记住,我等其实,都是皇上棋盘上的棋子你走多远,能吃掉对方多少人,是皇上说了算的」

        猛的,张振宗脑海中浮现出曾经李至刚对他说了无数遍的话。

        而他再看向李琪的目光,也变得和以往不一样。

        人和人,是有差别的。

        出身不同,注定了眼界不同。

        人家李琪自小就在中枢皇帝和太子身边,老子是南书房辅政大臣,耳濡目染都是国家最机密的事。

        所以分析事情,直接从最上层的高屋建瓴开始分析,比他张振宗自己揣摩,强了百倍不止。

        「小公爷」张振宗起身行礼,

        「多谢了!」

        「不敢!」李琪温和的一笑。

        「如此说来,有韩指挥送来那些账簿就够了!」张振宗继续道,「还真没必要,经手人一个不落查得一清二楚的不然人心惶惶,再死个总兵指挥使之类的,我这官也到头了」

        「哎,大人此言之说对了一半!」李琪笑道,「那些参与了走私违禁品,倒卖军粮的商人必须抓!而且必须严查毕竟,他们套的可是朝廷的钱」

        「对对对」

        张振宗冷笑道,「朝廷的钱也是他们能占的?」

        说着,他忽的又苦笑叹气,「其实在下一开始就知西北之事,定然危机重重!只是没想到武人竟如此刚烈,不惜身死」

        李琪目光微顿,斜眼看去。

        「边关的军将跟京师那些勋贵,何止是千丝万缕」张振宗苦笑道,「这些日子以来,本官最怕的不怕你笑话,最怕的就是万一查到了边关这些将领们,给军中的公侯驸马等送钱」

        李琪淡淡一笑,「您言重了!」

        「莫非小公爷不知道吗?」张振宗又笑道,「以韩勤韩指挥为例!他的父亲韩温,原先是故中山王的部将而后又跟故宁河王攻取河西他韩家原先是兰州指挥佥事,而后能在兰州独当一面,且坐这么稳,没有徐邓两家出力,哪能呢!」

        「到现在,在下想起昨日,韩指挥口中那句一直念叨的一人做事一人当,才算有所悟呀!他真是一人做事一人当!」

        李琪默默倾听,一言不发。

        ~~

        「兰州账簿查明,倒卖军资走私违禁确有其事。韩勤畏罪自裁,家属出逃臣已至洮州李公处,面呈兰州事宜」

        画面,拉回紫禁城。

        朱允熥看完手中的奏折,口中道,「这个张振宗还算聪明惹了事知道跑」说着,把奏折递给边上的朱高炽。

        后者微微一笑,「边关的武夫们可跋扈得紧,他们眼里只有军功和银子,可不认你什么巡阅使啊?」

        看着,他陡然愣住。

        朱允熥拍拍他的肩膀,「节哀吧!」

        「臣内弟就让韩勤一刀给劈两半了?」朱高炽怒道,「张振宗干什么吃的?」

        说着,他眼珠一转,低声道,「皇上,臣内弟是兰州卫大库的监司,各州府边卫的猫腻也必然知道得一清二楚!韩勤骤然发难,当场杀之。事后又畏罪自裁,臣以为」

        朱允熥回头,「你以为什么?」

        「朝中定然有人授意韩勤如此!」朱高炽眯着眼道,「这么大的事,韩勤死了,他把臣内弟,知道内情的人杀了!然后把账本老老实实的交了,他自己自杀了,他的家属还不见了!皇上,这不蹊跷吗?」

        「太平奴」朱允熥忽然开口。

        邓平上前,「朕记的这个韩勤呀,他的父亲原先是你老父亲宁河王的部将是吧?」

        「是!」邓平低声道,「这些年,韩勤对臣家中,一直很是客气,逢年过节各种年货特产不断!」

        说着,他忽瞥了一眼朱高炽,「但韩家最早是跟着故中山王部的,也是故中山王提拔为指挥佥事的兰州卫守御使的庄亲王的内弟,之所以得了军需监司的肥缺,也是因为看着故中山王家的干系」

        瞬间,朱高炽脸色通红,面皮发烫。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