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小说 - 月如火最新小说太古龙神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雷皇草

第四十章 雷皇草

        三百年的雷皇草?

        枯瘦中年再也坐不住了,雷皇草本就是奇花异草,在天材地宝中可列为地品异草。

        更重要的是,它还有三百年的药龄,那就变得更为珍稀了。

        枯瘦中年名为金辰钟,乃是此地堂主掌管血隐楼的一切事物,有天元丹大成的修为。

        这是极为恐怖的修为,放眼整个苍玄府也算得上一流高手,只有四宗顶尖强者才能压制。

        金辰钟看着雷皇草,面色变幻不定,眼中露出贪婪之色。

        “啧啧,不愧是地品异草,连我都心动了。你有此等至宝,为何迟迟没有晋升大元丹……”

        金辰钟自问自答道:“也对,你肯定是想晋升大元丹后再用此物,那样才不至于暴殄天物,有此物相助,将来至少能凝练出四星天元丹。”

        天元丹的品质决定了,决定了将来晋升龙脉时所能达到的高度,不同品质的天元丹修士,实力也是天差地别。

        比如金辰钟,他就是四星天元丹修士,一星天元丹在他面前三招都撑不住。

        四星天元丹已经是大部分人能达到的极限,五星天元丹修士即便出了这苍玄府,也能够称得上一声天才翘楚。

        金辰钟说到此处,笑吟吟的试探道:“华子阳,你这次真的是大出血了,沧澜学院那登顶玄龙塔的人,真有这么强吗?”

        华子阳面色波澜不惊,淡淡的道:“我是被四宗天榜修士围攻了凌雪阁那个傅红药天生神力一点都不假,我一不注意就被废了条手臂。”

        “至于那司雪衣,他能登顶玄龙塔,自然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华子阳回答的滴水不漏,没有透露任何司雪衣的奇异之处,还有他自己的一些猜测。

        至于傅红药,他说的也是实话。

        若不是这丫头一拳废了他一条手臂,后面和司雪衣交手时,真不至于太过被动。

        但真正让他走投无路,被逼卖出这雷皇草的,还是司雪衣残留在体内的那一缕电光。

        不过无所谓了。

        华子阳现在笃定,司雪衣身上肯定有比雷皇草更珍稀的异宝,只要突破倒大元丹尊者,必能换回十倍收获。

        金辰钟不在追问,道:“行吧,此物就在我这里拍卖吧,你这段时间就在血隐楼好好养伤吧。”

        华子阳对此不感意外,冷静道:“手续费你收几成。”

        金辰钟笑吟吟的道:“我也不和你绕弯子,一半。”

        “你疯了!”

        华子阳睁大眼睛,道:“此等至宝,就算不收手续费也有人愿意拍,你竟然收我一半?”

        金辰钟老神在在的坐下,淡淡的道:“明人不说暗话,这一半是你的买命钱,你若真的有选,何必来我血隐楼?”

        “无非是我血隐楼信誉好,实力强,不惧四宗,罩的住你罢了。”

        华子阳压住火气,道:“一半就一半,但你提前给我四千枚灵玉,我要突破倒大元丹,这段时间你也得保我性命。”

        金辰钟沉吟了一会,笑道:“行。至于保你性命之事,尽管放心就好,灵岳城内谁敢和我血隐楼作对?四宗来了也不管事,来就是找死!”

        ……

        司雪衣和傅红药的三天之约要到了。

        徐家演武场上,司雪衣以枪代剑,正在和白黎轩激烈的交手。

        经过一天时间的演练,霜月剑法被他改的差不多了。

        “一剑孤行!”

        司雪衣手中长枪直挺挺的伸了出去,右手握住枪身末端而后猛地一转,然后快速松开手。

        轰!

        长枪疯狂转动起来,司雪衣一掌拍在枪身末端,长枪如游龙起舞,宛若惊鸿呼啸而去。

        白黎轩以同样的剑招应对,可那长枪转动时裹挟的力量加大了好几倍,差点将其手中之剑直接震飞。

        司雪衣嘴角勾起抹笑意,腾空而起,抓住长枪就施展起第二招。

        大雪无边!

        这是一记从左到右的大范围横扫,伴随着紫狱龙莲的催动,枪身上电光闪耀,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形电光。

        只此一击,就逼得白黎轩没办法,只能后撤避开锋芒。

        “走不掉的,小白白!”

        司雪衣大笑一声,落地的刹那就施展起霜月剑法第三招风醉九天。。

        司雪衣迈开步伐,双手抡转起长枪,一时间狂风伴随着电光呼啸。

        轰隆隆!

        长枪转动起可怕的狂风,演武场上被吹得飞沙走石,咔咔咔,远处的花草树木被拦腰斩断,像是利刃扫过一般。

        司雪衣大步向前,就这么转动之间,整个演武场的气流都紊乱了,身处其中的白黎轩颇为狼狈,竟有些无法控制身体移动。

        第四枪,云荡八方!

        司雪衣乘风而起,身法比平时快了好几倍,就在顷刻间晃动出九道残影,每道残影各出一枪。

        枪身晃动如云海展开,浩浩荡荡,铺天盖地的枪芒朝着白黎轩刺去。

        锵锵锵!

        白黎轩将剑舞的密不透风,可身上还是被戳中了好几枪,神                    枪,神色不由微变。

        好厉害的枪法,我若不是有着远超常人的剑道造诣,怕是一枪都无法躲过,浑身都是窟窿。

        白黎轩心中这般想着,对面的司雪衣却是施展起,霜月剑法上阙的最后杀招。

        霜月人间!

        就见司雪衣深吸口气,手握长枪往地面狠狠一戳,轰,之前蓄积的强势,像是一缕缕狂风朝着长枪卷了过去。

        眨眼睛,司雪衣身上的气势狂突猛进,直接就突破了真魂境的桎梏。

        唰!

        司雪衣跨出一步,人在前,枪在后,枪尖抵着地面,那旋转的狂风像是一轮藏在水中的皓月。

        蓄积起磅礴浩瀚的大势,枪尖在这一刻变得无比沉重,司雪衣额头上有汗水低落,显露出些许吃力之色。

        好重!

        司雪衣心中暗道一声,他想要挑起这长枪,结果枪尖竟如山岳般沉重。

        龙狱圣象诀催动到极致,紫狱龙莲电光大作,司雪衣发出怒喝,这一击终于被他施展了出来。

        轰!

        枪身在后,枪随人动,自后朝前砸了出去。司雪衣身上气机暴走,枪身之上电光缠绕。

        白黎轩面色大变,顾不得许多,闪电般退去。

        嘭!

        惊天巨响中,地面被直接砸出一个坑洞,气劲扩散,白黎轩以手抵剑,仍旧被震飞了好几步。

        呼呼!

        司雪衣喘着气,这一击将他真元全部耗尽,肉身动弹起来都颇为费力。

        可看着这一击造成的破坏力,司雪衣疲惫的脸上,露出抹欣慰的笑容。

        成了!

        改剑换枪,终究是成了。

        现在的他如果再面对华子阳的话,三招之内就可以斩杀对方,绝不会给对方逃跑的机会。

        “司雪衣,你可真是个天才。”

        白黎轩从尘埃中走出来,看着司雪衣颇有深意的道:“师尊留下的剑法,你竟然真能给改了,还改的如此契合,真是匪夷所思。”

        司雪衣挑眉一笑,道:“我说,有没有可能,这霜月剑法本来就是一门枪法?”

        白黎轩面色微怔,道:“这……不大好说。”

        司雪衣沉吟道:“我没记错的话,龙皇本身也是用枪的,这剑法是他写给那个青衣人的。”

        白黎轩道:“师尊擅长百兵,但的确习惯用枪的,但他为何留下这首霜月人间?”

        司雪衣平静的道:“以枪代剑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或许是枪剑合一吧。”

        白黎轩看了眼前面的大坑,沉吟道:“不管如何你这枪法算是成了,若非不太熟练,最后那一击我绝对躲不过。”

        大坑有两米多深,尘埃翻滚中电光依稀可见,看的人心有余悸。

        司雪衣若有所思道:“紫狱龙莲的电光威力还是弱了些,若能炼化些雷属性的天材地宝就好了。”

        白黎轩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一个真魂之境,能爆发出如此威能的杀招,完全是依仗紫狱龙莲造成的。

        此话若是被旁人听了,肯定得气死。

        这威力还弱?

        那其他小元丹修士还活不活。

        “傅红药来了。”

        司雪衣抬眸一撇,看了眼远处道。

        白黎轩早有感言,身形一闪就末入天殇,消失在演武场中。

        傅红药来的很快,几个起落就来到了演武场,见倒那个巨坑显得极为震惊。

        “雪衣哥哥,这是你弄得?”傅红药眨了眨眼,不可思议的看去。

        司雪衣点了点头,笑道:“偶有所感,功法突破了瓶颈。”

        乖乖!

        这还是真魂境的修士嘛?

        即便是初入大元丹境的修士,也没有几人可以做到,这实在有些让人震惊了。

        司雪衣见状,解释道:“这是巅峰一击,我祭出之后也会耗尽真元,不敢轻易施展。”

        傅红药稍稍松了口气,还好,勉强可以接受。“

        司雪衣笑了笑,并未多说。

        实际上这杀招他也将初次施展才这般麻烦,后续熟练过后,消耗远不用这么恐怖。

        傅红药想起正事,连忙道:“雪衣哥哥,华子阳的行踪查到了,他去了灵岳城。”

        “这家伙暴露行踪后,就被各方追杀,东躲西藏一路逃到了灵岳城。”

        司雪衣沉吟不语。

        枫月羽给他的情报中,对这灵岳城稍有记载,那地方已经出了苍玄府。

        四宗影响力很弱,本身还是三不管地带,藏污纳垢邪修齐聚,还有好些魔宗分舵都藏在那地方。

        司雪衣喃喃道:“这下有点麻烦了。”

        傅红药接着道:“这不是最麻烦的,他在灵岳城受到了血隐楼的庇护,据说是贡献了一株雷皇草……”

        雷皇草!

        司雪衣眼前一亮,笑道:“红药妹妹,细说这雷皇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