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小说 - 月如火最新小说太古龙神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紫玉风雷 神霄九变

第四十二章 紫玉风雷 神霄九变

        灵岳城坐落在苍玄府边缘,处于三不管的地带,常年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挥舞。

        白天也没有多少光亮,永远都是一片昏暗。

        反倒是夜晚,月亮在灰雾中绽放出璀璨的光芒,整个城池都在月光照耀下活了过来。

        灵岳城外的一处山头上,此地月光最为浓郁,山间平地宛若白昼般光亮。

        “就这里吧。”

        白黎轩看了眼四方,他伸出手,仿佛能接住天上落下的月光。

        “那就拜托你了,天荒城最后的白月光。”司雪衣将天殇取出来,递给对方轻声笑道。

        “有天殇在,不会出问题的,你自己小心。”

        白黎轩接过天殇,轻声说道。

        他是器灵,没法离开天殇枪太远,在此布置灵阵也需要用到天殇枪。

        司雪衣笑了笑,将小红马留在此地,而后孤身前往灵岳城。

        他并未掩饰自己身份,大大咧咧的走了进去。

        大街上时不时有目光在司雪衣身上扫过,一眼就能看出司雪衣是宗门弟子,但在场邪修对此都不以为意。

        灵岳城本就是三教九流聚集之地,宗门子弟只要守规矩,并不会被这些邪修和魔道势力刻意针对。

        “这灵岳城有点像是超大型的坊市。”

        司雪衣轻声嘀咕了句,而后走进了一座酒馆。

        酒馆内人声嘈杂,各方聚集,喝酒聊天,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其他修士见状,不以为意,甚至大声叫好助威。

        眼下这酒馆内都在谈论雷皇草的拍卖之事,此事在整个灵岳城内引起了极大轰动。

        “这华子阳这次真的惨了,在血隐楼拍卖雷皇草,怕是至少能亏一半。”

        “嘿嘿,他能活下来就不错了,你也不想想他多少仇家。”

        “这沧澜学院的司雪衣到底什么来头,华子阳纵横苍玄府,居然栽在他手里了。”

        “沧澜双子星啊,以前还挺轰动的,是天品根骨。沉寂了三年,最近总算又冒出来了。”

        “但华子阳也不是好惹的,这次风头过了,肯定会找他算账,华子阳可不管你什么沧澜双子星!”

        ……

        司雪衣喝着酒,沉吟不语。

        血隐楼和傅红药说的一样,在这灵岳城内确实不好招惹。

        “据说这次雷皇草吸引了不少买家啊,四宗都暗地里来了不少人。”

        “雷云殿的赵天昊很早就来了,这可是三百年的雷皇草啊,想要冲击天骄风云榜的妖孽,必然不会错过。”

        “华子阳的仇家估计很气,人在眼前,就是杀不了!”

        “废话,谁敢在血隐楼杀人,不要命了?”

        四周议论声不绝,对明晚要举行的拍卖会,全都显得兴奋不已。

        雷皇草本就少见,何况还是三百年的雷皇草,灵岳城很久都没有这么热闹了。

        司雪衣喝完酒后悄无声息离开。

        酒馆内探知的消息,和傅红药告知的情况相差无几,血隐楼确实不大好对付。

        即便强如天元丹,也不敢在血隐楼内撒野。

        半个时辰后。

        司雪衣在灵岳城内的一间商铺内,碰到了等候多时的傅红药。

        “雪衣哥,你伤势无碍了吧?”傅红药惦记着司雪衣的伤,见面之后便开口问道。

        司雪衣笑了笑,道:“无碍。这血隐楼我打听了一下,确实不好对付。”

        傅红药道:“是啊,光是明面上就有一位天元丹大成的强者坐镇,想要在血隐楼内斩杀华子阳,几乎比登天还难,更别说这血隐楼内肯定有灵阵存在,雪衣哥你到底怎么计划的?”

        司雪衣看了一眼,道:“这地方安全吗?”

        傅红药笑道:“安全,这里是我家在灵岳城的产业,雪衣哥哥尽管放心。”

        司雪衣心中暗道,这丫头看来来头不小,难怪这么胆大。

        他翻手一招,从储物袋中将扶风琴取了出来。

        傅红药见到扶风琴,美眸中明光一闪,道:“神霄九变!”

        司雪衣点了点头,道:“没错,我之前与你说过,这扶风琴配合你手中的紫玉箫,可以合奏出神霄九变。”

        “所谓紫玉风雷,神霄九变,一旦奏出,风云变幻,山河失色,毁掉血隐楼的灵阵,问题不大。”

        傅红药眼前一亮,觉得很有搞头。

        可旋即想了想,道:“如果仅仅只是要杀华子阳的话,不用破坏血隐楼的灵阵吧,难道说雪衣哥哥想要雷皇草……”

        司雪衣冲她眨了眨眼,笑而不语。

        傅红药心扑通扑通狂跳起来,在她看来入血隐楼斩杀华子阳,已经足够大胆了。

        完全没想倒,司雪                    ,司雪衣还想要抢走雷皇草。

        “这是不是太大胆了?”傅红药小脸通红,紧张忐忑。

        可她眼眸中,却并没有丝毫害怕的神色,反而跃跃欲试,显得颇为兴奋。

        “试试呗。”

        司雪衣笑道:“事在人为。”

        雷皇草对他有极大裨益,机会摆在眼前,司雪衣必然要尝试一番。

        傅红药有些不自信的道:“可这神霄九变,我从来没有弹奏过,之前扶风琴在我手中,弹出雷音都很困难。”

        司雪衣笑道:“问题不大,我教你就可以了。完整的神霄九变确实很麻烦,可我们只需一小段就足够了,毕竟也只是个血隐楼罢了。”

        离拍卖会只剩下一天时间。

        在这商铺后方的别院内,司雪衣与傅红药合奏神霄九变。

        司雪衣弹奏扶风琴,傅红药吹奏紫玉箫,两人是第一次正式合作。

        可配合起来却是颇为默契,傅红药显然谦虚了,她的音律造诣奇怪无比。

        当吹奏紫玉箫时,她的气质骤然大变,变成了货真价实的小魔女,箫音有着强大的破坏力。

        单论音律之道,傅红药足以和大元丹争锋了。

        可司雪衣不知道,自己带给傅红药的震撼更大。

        一袭白衣抚琴而立司雪衣,说不出的丰神俊朗,他十指轻东,琴音便如天籁般响起,意境悠远深邃。

        琴音引动四方狂风,这些风聚集在司雪衣脚下,带着他离地而起,身形灵动而飘逸。

        而后雷音骤起,轰隆隆不绝于耳,司雪衣俊美无暇的脸,在这风雷之音的映衬下,宛若仙人一般。

        更夸张的是,到最后司雪衣的指尖,竟然有电光跃动起来。

        电光闪耀之下,司雪衣仿佛披上了一层月华,他得脸俊美倒让人无法直视。

        傅红药直接看痴了,一声清脆雷音在起耳畔响起,让其惊醒过来,抬眸看去,司雪衣正笑吟吟的看着她。

        丫头,分心啦!

        傅红药脸色一红,当即认真起来,在司雪衣琴音的带领下,她从未想过神霄九变可以弹奏的如何顺畅。

        最终琴声和箫音融汇贯通,竟然真有电光在天穹炸裂,而后如一条条树枝蔓延下来砸落到地面上。

        轰隆隆!

        地面随之震颤,与此同时,琴音也变的愈发高昂,风呼啸不止,吹得司雪衣长发乱舞,雷鸣声轰鸣不绝。

        傅红药的箫音适时加入,电光又一次在天穹炸裂,司雪衣身上一股堪比大元丹尊者的威压轰然绽放。

        砰砰砰砰!

        他拨弄琴弦,每拨弄一次就有雷音轰鸣,雷音一次比一次爆烈,傅红药不敢唤气,箫音跟的极为吃力。

        等到九次之后,雷音彻底叠加在了一起,一声巨大的轰鸣,引的风云都变幻起来。

        琴声戛然而止,可余音环绕,狂风没有丝毫变弱。

        傅红药放下紫玉箫,大口踹着气,胸前起伏不定,呆呆的看向司雪衣。

        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的音律之道,居然精进了许多,隐隐间随时都可以打破瓶颈,掌握王侯之音。

        傅红药美眸盯着司雪衣,只觉的这人真的太神秘了。

        傅红药忍不住好奇的道:“雪衣哥哥,你到底是谁?”

        司雪衣挑眉一笑,道:“你又是谁呢?拥有狂神之体的人,可是少见的很。”

        傅红药当即怔住,她瞳孔放大,不可置信的看向司雪衣。

        这是她最大的秘密了,司雪衣竟然看不出来了。

        “我是……”

        傅红药想要解释,她不介意告诉对方。

        可司雪衣笑了笑,伸手制止道:“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谁,我只知道,你见我一面,就愿意送我扶风琴。那我教你神霄九变,又如何?”

        “反正我不管你是谁,你愿意叫我一声雪衣哥哥,我就愿意当你是我一辈子的红药妹子。”

        他生来张扬狂傲,这辈子谁都不服,可也率性真诚,人对我好,我必百倍奉还。

        一声雪衣哥哥,那就是一辈子的红药妹子。

        傅红药眼眶微微湿润,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去说,只觉得长这么大,没碰到这么温柔的人。

        她可从未想过,自己一声雪衣哥哥,对方会当得如此真。

        傅红药轻声道:“雪衣哥哥,红药早点遇见你就好了。”

        “现在也不晚。”

        司雪衣笑道:“今夜月正圆,就该奏乐,紫玉风雷,神霄九变,今夜一定要尽兴。”

        傅红药握着小拳拳,只觉得这辈子的豪情热血都涌了上来,激动的道:“好!”

        “哈哈哈,走起!”

        司雪衣大笑一声,就扶风琴在院内飘动起来,而他人随琴动,琴音嘹亮,风雷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