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小说 - 月如火最新小说太古龙神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横渡沧龙

第五十二章 横渡沧龙

        沧龙江畔。

        司雪衣盘膝坐在岩石上,朝阳洒落,运转龙狱圣象诀的他,身上绽放出淡淡的紫色光芒。

        两个时辰后,朝阳变得火热刺眼,司雪衣吐出口浊气缓缓睁开双目

        他的情绪总算走了出来,一抬眼顿时看到幕奇景。

        离司雪衣半米远的江边,水面上跃出许多鱼群,它们很兴奋似乎在对朝拜一般。

        “是因为龙裔之躯吗?”

        司雪衣双目微凝,轻声念叨一句。

        龙乃是水族之王,对水族生物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以及与生俱来的掌控力。

        司雪衣心中了然,看来是他修炼龙狱圣象诀时血气沸腾,这才将鱼群给吸引了过来。

        哒哒哒!

        龙血马小跑过来,瞧见主动跳出来的鱼群,眼前一亮,大口一张就吞了十来条小鱼。

        它显得颇为兴奋,咀嚼时还激动的回头朝司雪衣咧嘴,似乎在说,看这些傻鱼!

        “别吃了。”

        司雪衣脸上一黑,赶紧上前制止。

        不吃白不吃!

        龙血马趁机又恰了好几口,见司雪衣圣气了,这才停止动作。

        司雪衣挥手让这些鱼群散去,看着宽广的江面,琢磨着得去下游寻个渡口才行。

        三百丈的距离,哪怕他晋升到了小元丹之境,不借外物也飞不过去。

        他目光一扫,落在龙血身上,笑道:“传说中的神马,都可以凌波微步踏水而行,你应该也可以吧!”

        龙血马眼中顿时惊恐,身体朝后退去充满抗拒。

        司雪衣道:“只能去找渡口了。”

        咕隆咕隆!

        但就在此时异象出现了,沧龙江内游过来成千上万的鱼群,它们水中不断汇聚。

        大大小小的堆叠在一起,形成一条横渡江河的浮桥。

        司雪衣尝试着走了过去,如缕平地般毫无阻碍,心中顿时感到惊讶不已。

        不等他惊讶,龙血马从后面窜了过来,在这浮桥上奔跑了起来。

        司雪衣笑了笑,也跟着走了过去。

        龙血马初次经历这等阵仗,显得极为兴奋,它奔跑片刻后,得瑟的大笑起来。

        哒哒哒!

        它跑了一圈后,又回到司雪衣面前,露出大门牙,来回跳跃起来。

        嘿嘿,真好玩!

        它冲着司雪衣挤眉弄眼,跳过来跳过去,好不快活。

        扑通!

        就在司雪衣要制止它时,水下鱼群忽然散开,龙血马直接落入水中。

        当即疯狂扑打起来,眼珠子都快吓得瞪出来,一边挣扎一边向司雪衣眼神求救。

        爹,救我!

        司雪衣嘴角抽了下,这夯货是真的贱。

        他随意看了眼,水下有大鱼在拍打戏弄它,知道鱼群是在报复它之前的举动。

        司雪衣不在去管,就这么如履平地渡过了沧龙江。

        他上岸没多久,龙血马也被水波推了上来。

        龙血马瘫在水岸边,早已神志不清,司雪衣挤压马肚,让其吐出几大口水,但依旧没能醒来。

        司雪衣顿时头疼,现在这么带它回去?

        他拽住缰绳使劲拉了拉,面上不由露出吃力之色,这货是真的重啊。

        司雪衣怒了半天终于放弃,苦涩的笑道:“我堂堂司雪衣,竟然被一匹马给难住了。”

        要不宰了吧?

        司雪衣念头转动,很快就否决了。

        别说这马是枫月羽送的,宰了不好交代,这段时间相处多少也有点感情。

        “让你丫嘴贱,活该!”

        司雪衣骂了一声,运转龙狱圣象诀而后双手猛地发力,将龙血马硬生生举了起来。

        龙血马身躯健硕雄伟,体重接近千斤,他每走一步地面都会留下半寸脚印。

        有龙狱圣象诀相助,司雪衣倒也不是很累,可终究是不爽的很。

        这算什么事!

        半个时辰后,司雪衣已经轻松许多,地面上不在有脚印留下。

        呼哧!

        可就在此时,两道破空声响起,两名散修拦住了拦住他的去路。

        “哟,这不是昨夜风采无边的雪衣公子嘛,怎么越混越拉了。”

        “数在下见识少,我只见过人骑马,这马骑人可还是头一遭,哈哈哈!”

        “别说,这姿势挺帅的,比昨夜挂在城墙上的金辰钟也不多让了。”

        两人阴阳怪气笑了起来,脸色嘲讽之极。

        他们是灵岳城中的散修,修为皆在大元丹后期,算是天元丹之下修为较强的存在。

        司雪衣将龙血马随手扔掉一边,笑道:“知道昨晚的事,竟然还敢打我的主意,不怕和金辰钟                    金辰钟一样变成挂件吗?”

        散修中比较魁梧的刀疤脸,冷声道:“真当我俩傻啊,我俩暗中跟了你一路,没有十足的把握,岂会出手。”

        旁边灰衣大汉则嗤笑道:“你这家伙有点小聪明,半途还故意将雷皇草扔出来,引我俩上当。”

        “这点手段能骗过我俩?我俩打劫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

        刀疤脸不耐烦道:“别装了,赶紧将雷皇草还有华子阳的人头交出来!你那护道人,还有小丫头的护道人全都走了,要不然区区三百丈的江水,还用得着踩水而过?”

        司雪衣稍稍一怔,旋即醒悟过来。

        他们可能远远的看见白黎轩光芒一闪就消失了,便以为白黎轩已经走远了。

        不过眼下的白黎轩,虽然没走,也确实没法出手了。

        哒哒哒!

        就在司雪衣准备取出莲灯御敌时,远处有急促的马蹄声传来,一匹骏马驮着两名女子快速接近。

        呼哧!

        不等这两名散修有何反应,有破空声袭来,却是一人从马背上扶摇而起。

        眨眼间,便落在了司雪衣身旁,正是许久未见的枫月羽。

        枫月羽冷若冰霜,沉声道:“打我师弟的主意,问过我枫月羽手中的剑都没有?”

        枫月羽!

        刀疤脸和灰衣男子脸色微变,显然听说过枫月羽的名号。

        枫月羽盯着刀疤脸,不客气的:“我数到三,你要是还不从我面前消失,我会将你斩成七瓣,一瓣不多一瓣不少。”

        她修为不显,可给人的压迫感极强,瞬间就震慑住了两名散修。

        “一……”

        枫月羽只数了一声,就直接拔剑了。

        铿锵!

        火光闪耀剑出如龙,剑音如风铃作响,一眨眼,出鞘的宝剑已重新末入鞘中。

        咔擦!

        刀疤男的身体轰然倒地,不多不少,正是七块。

        这场面看的司雪衣都颇为惊讶,何况那同行的灰衣男,吓得哇哇大叫,转身就狂奔了起来。

        锵!

        枫月羽单手一拍剑柄,剑鞘顶端末入地面,而后徒手隔空一抓,顿时狂风大作,有龙吟清啸。

        跑出去的灰衣男子,被隔空抓了回来,而后她五指紧握一拳轰出。

        嘭!

        灰衣男在半空被轰得粉身碎骨爆体而亡,像是沙袋般这一拳直接轰炸了。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枫月羽杀人的速度,比很多人思考的速度都要快。

        这就是龙凰剑体!

        司雪衣轻声叹道:“枫月羽啊,你还说自己不是天才,两个大元丹修士随手就被你打爆了。”

        枫月羽不以为意,转身道:“大元丹修士而已,你既然能正常修炼了,对你而言也将手到擒来之事。吾辈真正重要的是天丹,司雪衣你可别忘了我们的十年之约。”

        司雪衣道:“枫月羽,你为何一定要这么拼,非要与我争个高下。”

        枫月羽认真道:“我不是为了和你争个高下!”

        司雪衣好奇道:“那是为何?”

        枫月羽看着司雪衣的眼睛,道:“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知道。”

        谜语人啊?

        不等司雪衣答话,枫月羽已走了几步,一脚踹在龙血马上,冷冷的道:“给我起来,别装死了,再装阉了你!”

        龙血马一个机灵,挣扎着站了起来。

        司雪衣看的目瞪狗呆,好家伙,真是好家伙。

        “嘿嘿,嘿嘿!”

        龙血马避开司雪衣的视线,不好意思的憨笑着。

        “师兄。”

        银发闪耀的端木熙,骑着骏马踱步而来,温柔的笑道:“师兄,师姐知道你在山庄的事情后,料定你一定会去灵岳城。”

        “当即放弃了追杀黑榜第一,赶了三天三夜路直奔灵岳城,这不,正好就碰见你了。”

        司雪衣当即怔住,原来如此,难怪火气这么大。

        可怜那两个散修了。

        “就你话多。”

        枫月羽翻身上马,敲了下端木熙的脑袋,看向司雪衣道:“十年之约未到,我不会让你死的。”

        司雪衣笑道:“我这样的人,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他说着话正要翻身上马,谁知道这马一个踉跄,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司雪衣无奈一笑,这丫确实在装死,但也确实没劲了。

        端木熙在马背上笑吟吟的道:“雪衣师兄,上我们的马,你坐中间就好,位置可大了。”

        “美死他。”

        枫月羽扫了眼直接否决。

        司雪衣知道这女人,刀子嘴豆腐心,自己真坐上去的未必会拒绝。

        不过想了想,还是左右开弓,老老实实前者两匹马的缰绳。